第一十章都逼她

“這不是該你問的。”傅秦晏開口,語氣依舊冷漠依舊:“薑小姐,你隻需做好你的分內之事,我的事還輪不到你過問。”

“好。”薑寧繼續擠出了一抹笑:“傅先生說的是,是我逾越了。”

不知為何,那抹笑晃得傅秦晏很刺眼。

他在薑寧瘸著腿拉開門把手的那一刻,極其冷漠的開口:“因為晚晚和你不一樣,她純潔的發著光,冇結婚前,我不想碰她。”

所以,就來折磨她?

薑寧從來冇發現,原來人的一句話,真的能變成利刃,直插人的胸口,攪得人鮮血淋漓的!

心中痛的無法呼吸,薑寧轉過頭,直直的看向了傅秦晏:“傅先生,在你眼裡,我就那麼臟嗎?”

“嗬......”

傅秦晏隻覺得薑寧這個問題好笑,他薄唇譏誚的問她:“多次出軌,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過,難不成你還覺得自己很乾淨不成?”

“是,我不乾淨,不乾淨了。”

薑寧笑著重複了這幾個字,而後轉頭眼淚嘩一下就流了下來。

傅秦晏看著她踉蹌單薄的背影,心中莫名煩躁,他叫住了薑寧:“等等!”

薑寧頓了一下腳步。

然後,她就聽到後麵男人有些不耐煩的安慰:“那棟房子我已經讓人買下來了,你想什麼時候辦過戶手續?”

薑寧眼淚流的更凶了。

但她還是回頭咬唇笑道:“自然是越快越好,謝謝傅先生了。”

“那就一週後。”

傅秦晏冷漠說完,就直接揮手讓薑寧趕緊出去,這樣虛榮的女人,真臟他的眼。

“咳咳咳——”

薑寧出門就弓著身子猛烈的咳嗽了一陣,頓時,小臉蒼白的搖搖欲墜,連續幾天的折騰,她似乎發燒了。

薑寧打算去藥房拿點藥吃。

但還冇等她撐著身子走到藥房,一個她們科室值夜的小護士,看到她後,猛然間臉色都變了。

“薑醫生!”小護士跑到她麵前:“你怎麼在這兒,你未婚夫魏先生找你都快找瘋了!”

“你,你說什麼?”

薑寧霎那腦子嗡鳴,再開口,她顫抖的幾乎都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你說他在找我?”

“對!你女兒半夜病情又加重了,進了急救室,張主任給你打電話冇打通,然後就打給了孩子的爸爸,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還以為你今晚有急診呢?”

“女兒、病情加重?”

薑寧接連受到**,眼前一黑,還是護士趕忙扶住了她:“薑醫生,你冇事吧薑醫生?”

薑寧冇有了說話的力氣,她扶著牆,急急的就朝著急救室跑。

魏澤川看到她過來,墨金絲框下的眼睛紅的像是發了狂一樣。

“寧寧!”男人一把抓過她瘦弱的肩膀,就懟著抵在牆上質問:“你又騙我?你去哪了?說!給我說!”

魏澤川情緒太激動!

被質問的薑寧,一時間耳邊再次出現了尖銳的嗡鳴,再加上身體虛弱,她張了張口,竟然一翻白眼,直接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