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秦宴說這些,無非就是想羞辱薑寧。

 

眼看著薑寧眼圈發紅,他揚起唇角冷笑,隨後打開了高級病房裡的投影。

 

頓時,不堪入耳的聲音傳來。

 

薑寧不可置信的抬頭,竟然是昨天兩人的視頻!

 

她霎那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的,指甲死死的扣進血肉裡,她像是再也忍不住,死死痛苦的盯著眼前的男人:“傅秦晏!你到底想乾什麼?”

 

“不想乾什麼。”

 

男人冷漠開口,句句冷血又殘忍:“我最近玩缺個情人,怎麼薑小姐,你願意嗎?”

 

薑寧怎麼冇想到曾經相愛三年,傅秦晏會對她如此折辱!

 

迎著薑寧痛苦的眼眸,男人冷血的心突然有些煩躁。

 

“當然,薑小姐不願意我也不逼你,但這份視頻,我就不保證它出現在哪裡了。”

 

這種威脅,薑寧頓時隻覺得心像被活活剜了一塊,疼的厲害。

 

原來當初她拋棄重病的他後,他恨她恨得想讓她人人唾罵,身敗名裂!

 

見薑寧一動不動了,男人有些不耐煩的招手;“過來。”

 

薑寧麻木的走了過去。

 

隨即再次被男人一把強勢拉過,他左臂昨晚被仇家搞出車禍折了,就冷冷命令薑寧:“自己脫!”

 

薑寧自己顫抖著脫了白大褂後,再也壓製不住眼尾的泛紅,但這無疑讓男人更加煩躁了:“不許哭!”

 

薑寧無聲的彆過了臉。

 

透過她半腰的栗色長髮,正好能讓男人看到右耳垂那顆小痣。

 

傅秦晏以前最愛吻那顆小痣,就算如今,他也強行扣住薑寧的後腦勺去咬。

 

一股疼痛襲來,薑寧一動也不敢動,結果卻惹得男人惱怒:“薑小姐,你是個死人嗎,我要你主動取悅我!”

 

這樣羞辱的話,讓薑寧攥緊了拳頭,但想到什麼,她緊攥著的手才慢慢鬆開。

 

“好。”她應著仰頭,想要吻男人的薄唇,但卻被男人一把嫌惡的狠狠捏住她的下巴:“誰讓你吻我!你這麼臟,怎麼配!”

 

薑寧冇想到一個吻都能讓男人暴怒,似乎她是什麼臟的不行的東西一樣。

 

“算了!”此時傅秦晏嫌惡的也冇了心情,直接起了身。

 

薑寧心中發苦,攥著的拳頭也慢慢鬆開。

 

就在她以為一切都要結束的時候,突然,她發現床上她的手機螢幕在閃動。

 

她不知什麼時候,竟然按到了給魏澤川打電話!

 

瞬間,薑寧臉色煞白,瞳孔中露出了極度慌亂之色!

 

“寧寧?寧寧你在嗎?”

 

魏澤川溫柔聲音的傳來,更是讓薑寧嗡一下,頭皮發麻!

 

她立即手忙腳亂的掛了電話!

 

“嗡嗡嗡~嗡嗡嗡~”

 

魏澤川又打過來,薑寧卻隻是抱著自己發抖,根本不敢去接。

 

一旁,傅秦宴慢條斯理的整理好衣服,瞧著她唇角玩味勾笑:“薑小姐,不接彆人電話是不禮貌的。”

 

薑寧頓感又羞又辱,眼圈發紅的將頭埋起來。

 

“叩叩!”

 

突然,這時候門被敲響,門外傳來了同事的聲音:“薑醫生,薑醫生在嗎?魏老師聯絡不上你,說讓你接個電話。”

 

同事說話間,就要推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