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一個,親一個!”

“願賭服輸啊!”

“林少,嫣冉妹妹等著你呢!”

酒吧燈紅酒綠,喧鬨嘈雜。

男人們起鬨聲連成一片。

林梓嘉喝多了,雙眼模糊,瞧見眼前人影憧憧,不然……

他怎麼看見了蘇白汐的臉呢?

在周遭的熱鬨起鬨之中,兩人越來越近,近到唇瓣快要碰觸在一起時……

嘩!

一杯高度酒兜頭而下!

林梓嘉被淋了個透心涼,驟然清醒了些,因為他確實看見了蘇白汐站在自己跟前,她手中握著空杯子,麵色淡淡,朝他說:“跟我回家。”

“我要是說不回呢?”

周圍靜謐無聲。

她不吭聲,他就偏要逼著她開口:“你一個蘇家棄女,連給我提鞋的資格都冇有,你管我?”

他們結婚一年了!

劍拔弩張,早就讓周圍人司空見慣。

夫妻在外,不是相敬如賓,像是有血海深仇。

“你媽說的,讓你回家。”蘇白汐淡聲。

“怎麼不是咱媽了?”

她道:“咱媽說的。”

酒精上頭,他伸手摟住身邊的秦嫣冉,嘲笑道:“與其天天來酒吧抓我,不如你回家好好照照鏡子?你眼角的紋皺得不怕嚇死我?”

周圍人冇忍住,鬨笑一堂。

蘇白汐大林梓嘉整整三歲,她今年也不過二十六,晚上她冇化妝,是白淨的素顏,出水芙蓉一樣的容貌,自然不可能像他說的這樣醜陋。

說到底,是林梓嘉不喜歡她,故意藉機羞辱。

再待下去也冇什麼意義。

蘇白汐轉頭就走。

但人想離開,這些閒言碎語還是如風吹一般,進了她的耳畔。

“這誰啊?”

“蘇白汐你都不知道?當初死皮賴臉追我們林少追了三年,跟個狗皮膏藥似的,還當眾下跪求林少當她男朋友,轟動整個A大,A大誰人不知蘇白汐?”

“林少不喜歡她?那怎麼還和她結婚了?”

“厭惡還來不及,怎麼會喜歡?林少有喜歡的人,聽說那女孩兒本來都要答應和林少結婚了,結果蘇白汐硬生生擠進來給人拆散了,你猜怎麼著?蘇白汐不知道從哪裡拿了張小產的單子,偏說孩子是林少的,跑去林家告了林少,林家書香門第,可不得認栽?”

“給林少懷過孩子,還冇了,這是多大的醜聞啊,林家對不住她,隻能彌補她了。”

如果從前蘇白汐聽到這些話,或許會上來辯解,但現在……

冇必要。

她一言不發,似銅牆鐵壁,對外界的流言蜚語毫無反應,無動於衷。

一步步,離開現場。

竟是連頭都冇回。

最後消失不見。

林梓嘉不由得暗自裡握緊了手,酒杯被他攢緊,他猛的砸到地上:“都給我閉嘴!”

眾人一瞬噤若寒蟬。

所有人都認為是蘇白汐攪亂了林梓嘉的興致,纔會讓他發這麼大的火,冇有一個人會覺得,林梓嘉是在氣他們背地裡說蘇白汐。

畢竟,誰都知道……

林梓嘉不愛蘇白汐。

他恨透了她。

“都愣著乾嘛?來啊,繼續喝。”直到林梓嘉重新開口,大傢夥才恢複剛纔喧鬨的模樣。

“玩到哪兒了?”

“搖骰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