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後,老公逼我以死謝罪》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三胎後,老公逼我以死謝罪》,本小說講述了葉傾心薄妄川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三胎後,老公逼我以死謝罪》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秦謹修身著一襲藏藍色的西裝,頭髮修剪的像是那種日劇中的花式美男子似的。

他微微勾起唇角,淺淺反問道:“我也很想知道薄總什麼時候才願意與葉傾心辦理離婚手續?”

薄妄川譏誚冷笑道:“秦謹修,作為商場上的敵人,我好心勸你一句,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把大好的時光,浪費在一個殺人犯的身上?”

殺人犯?

秦謹修在心裡無聲的搖頭。

他完全不明白在商場上殺伐果斷的薄妄川,為什麼在麵對女人問題上,卻是如此的愚蠢作派。

“薄妄川,你眼睛大概是瞎了,所以看不見傾心的好。”

秦謹修與薄妄川二人對峙。

兩人強大的氣場,使得助理和秘書們都心生不安。

“你要是現在和傾心辦理離婚手續,我立刻就會娶他。”

薄妄川的薄唇緩緩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一針見血道:“秦謹修,你的家人是不會同意的。”

秦謹修無所謂的說道:“我畢業於斯坦福大學,縱然冇有秦家的家世為後盾,我也不會餓著自己的妻子,倒是薄妄川,你是不是也應該給替你生孩子的女人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

薄妄川陰鷙的眼眸裡,閃過一抹暗芒。

秦謹修彷彿像是冇有看見似的,輕飄飄的說了兩個字。

“回見。”

秦謹修越過薄妄川,徑直進了電梯。

在電梯上門的那一瞬間,薄妄川驀然轉過身,他盯著那一扇緩緩關閉的電梯門,對上秦謹修挑釁的眼神……

刹時間,彷彿秒回冬雪飄飛。

陳照不動聲色的挪開步伐,小心翼翼地避免被薄妄川身上的寒氣凍傷。

電梯門打開。

秦謹修找到了葉傾心所在的病房。

乍然看見這樣的葉傾心,秦謹修的心裡,蔓延過一抹心疼。

這五年裡,秦謹修數次想要去監獄裡見葉傾心,葉傾心都拒絕見麵。

是以,這是葉傾心與秦謹修在五年前出事後的第一次見麵。

如今的葉傾心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麵容燦爛的如同朝陽般的美好姑娘,她骨瘦如柴,儼然如同一個行走的骷髏,空洞的眼眸裡,再也無了往日的星光。

秦謹修深呼吸了一口氣,才沙啞著嗓音與葉傾心打著招呼,道:“傾心,好久不見。”

葉傾心扭過頭,看見秦謹修,扯出一個微笑。

“謹修,你真是越來越有霸道總裁的範兒了。”

秦謹修示意助理和秘書將行李箱放下後,自己孤身一人走進病房。

“這五年裡,你不肯見我,也不見收我的東西,葉傾心,你這是在懲罰自己?還是在埋怨我冇有救你出來?”

葉傾心微微一怔,又輕輕搖頭,疲憊至極的開口道:“謹修,我冇有怪過你,在我出事後,曾經認識的那些人,都對我避之不及,唯有你,一直相信我的清白,我很是感激。”

秦謹修自然是相信葉傾心的為人,薄爺爺對葉傾心視如親人,就連葉傾心和薄妄川的婚事,也是薄爺爺一力促成,葉傾心根本冇有任何理由去謀殺薄爺爺。

他也曾懷疑過薄妄川在法庭上出示的那段視頻,是人為拚接的,然而,經過專業的電腦專家進行鑒證後,又的確確認視頻是原始視頻。

可無論如何……秦謹修都不相信葉傾心會對薄老爺子動手。

“你坐牢之後,薄老爺子似乎中途清醒過一次,但因為薄家封鎖了訊息,我也不確認訊息的真偽。”

“倒是前不久,薄老爺子去世後,律師宣讀了他的遺囑,在他的遺囑裡,你可以繼承他在薄氏集團的三分之一股份。”

“葉傾心,你如若想要為自己找回清白,我會幫你。”

葉傾心自嘲的反問道:“我的清白,不重要了!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也不重要,因為,縱是把證據擺在薄妄川的麵前,他也不會相信,他隻會相信他認為的真相。”

秦謹修又問,“傾心,你會離婚嗎?”

“離婚?當然,必須。”

葉傾心的語氣裡,透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堅定。

她曾經將嫁給薄妄川當作人生最大的夢想。

為了實現這個夢想,她放棄了自己的事業、捨棄了自己的自尊,甘願做薄妄川的妻子。

她曾經天真的以為,隻要嫁給薄妄川,她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殊不知,嫁給薄妄川纔是她人生走向地獄的開端。

秦謹修沉默半晌,良久才抬眸,溫潤的眸光,像是一汪湖水。

“你如果要離婚,我可以介紹專業的離婚律師給你。”

葉傾心由衷感謝,“謹修,謝謝你,不過,我有件事,要請你幫忙。”

秦謹修斂神,問道:“什麼事?”

“麻煩你幫我找到我的孩子。”

葉傾心曾經以為自己的孩子真的死了,以至於她在監獄裡的那段時間,過得渾渾噩噩,痛不欲生。

可現在,薄妄川竟然告訴她,孩子還活著。

她清楚薄妄川的為人,他不屑用這樣的假話來誆騙她答應手術。

薄妄川說孩子活著,那肯定是真的活著。

“你的孩子?”秦謹修錯愕的看向葉傾心,不敢置信的問道:“你不是在監獄早產,孩子都不在人世了麼?”

葉傾心一想到自己那十月懷胎的骨肉,就心痛到無法呼吸。

她微紅著眼眶,遲疑的說道:“我也一直以為我的孩子去世了,可就在幾個小時前,薄妄川親口告訴我,他說,隻要我願意做手術,他就告訴我孩子的下落,謹修,你認為薄妄川他會拿孩子的事來騙我嗎?”

秦謹修修長的手指,輕撫著流暢的下頜,沉思片刻後才緩緩開口。

“不會,薄妄川冇有必要說這樣一個容易拆穿的謊言,他說孩子還活著,那就一定還活著,隻是,我並冇有聽說薄妄川的身邊還有彆的小孩,更何況,你的孩子對於薄妄川來說,應該是一個恥辱。”

葉傾心當年得知自己懷孕後,欣喜不己。

就連薄老爺子也特彆高興。

薄老爺子甚至還大手筆的贈送了葉傾心一幢市中心頂級江景豪宅,價值足足有六個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網絡上曝光了一段葉傾心的不、雅、視、頻。

薄妄川瞬間成為了人人嘲笑的“綠帽王”。

薄老爺子自是不相信葉傾心是會在外麵亂來的人,他做主要替葉傾心找到幕後黑手。

在見律師的途中,薄老爺子坐的那賓利轎車因為在行駛的途中,遇上了爆胎這樣的偶然事件,薄老爺子出了車禍,命懸一線。

薄妄川不惜高薪從國外聘請了頂級專家給薄老爺子治病。

在薄老爺子剛有好轉的時候,葉傾心卻親手拔掉了薄老爺子的氧氣管。

儘管在法庭上葉傾心一直聲稱自己冇有做過這事,卻也因為證據確鑿判了刑。

也就是說,五年前,薄妄川將身懷六甲的葉傾心親手送進監獄。

“秦謹修,我懷的是薄妄川的孩子。”

葉傾心糾正秦謹修的話,她心寒至極的說道:“當年我是因為被告之孩子難產死了,我纔沒有申請做DNA親子鑒定,我現在就很後悔,後悔當初的我為什麼冇有堅定的去做DNA親子鑒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