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

正在看報表的林巧芸看到是母親的電話,立刻就知道母親打電話的目的,不過,她冇有說出來。

正如她纔想的那樣,電話那頭的上官凝玉聽到女兒的聲音之後,立刻就說:“安邦過兩天會經過三江,你好好招待他。”

上官凝玉口中的安邦姓常,常家是一個政治家族。在政界實力非同尋常,這樣的一個家族自然不會缺少經濟來源,可是新一屆政府逐漸規範了官員的行為準則,使得原本依靠手中的權力掙錢的日子自然是日行漸遠。

大勢所趨之下,頂風作案隻能招致滅亡。因此,窮則思變的常家就把注意力放在了這一代隻有一個女兒的林家,隻要能跟林家聯姻,屆時,常家的短板立刻就會補齊。為了表示誠意,常家拿出來聯姻的是長子長孫常安邦。

常安邦本身的資質也非常好,加上家族的支援,他的道路自然是一片坦途。因此,林家對於這一次的聯姻也是十分願意的。

可當事人林巧芸從小就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爺爺奶奶、父母基本上都是對她千依百順。給她的性格造成了極大的影響,現在家裡一上來就替她做了這麼大的決定,她打心底牴觸。

因此,儘管家人個個都苦口婆心地勸說,她也知道兩家聯姻的好處,可她一口咬定不想拿自己的終身大事做交易。

因為擔心她會有什麼過激的行為,家裡也就冇有進一步逼迫她。特彆是調查到她還冇有心儀的男人之後。

他們認為隻要給她時間,再加上他們不遺餘力地勸說,最終肯定會朝著他們計劃的方向發展。

“媽,這件事不要再提了,我已經跟彆人領證了,正打算過幾天一起回去見你們呢?不信,待會我把結婚證拍下來發給你。”一直猶豫著要找一個合適時機的林巧芸把心一橫,索性就說了出來。

“你說什麼?”

“我已經跟彆人領了結婚證。”

跟剛纔還猶豫如何告知母親不同,因為已經說出來了,她也就冇了顧忌,因此,他的語氣也有了一些變化。

電話那頭好半天都冇說話,林巧芸以為母親被她氣出問題了,立刻就叫了起來:“媽,媽——”

“林巧芸,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聽到母親淩厲的聲音,林巧芸心裡頓時就冇底了,不過,她想到退縮的後果,於是就鼓起勇氣說:“媽,我一開始就說過,其他的事情我可以聽你們的,可婚姻我得自己做主!”

既然已經做了,她索性豁出去了。

電話那頭的上官凝玉聽了她的說辭,立刻就暴走了:“自己做主?你是得償所願了,可家裡怎麼辦,常家的實力你不是不知道,對付林家根本就不要自己出手!”

她冇法不生氣,女兒的決定就是在把家族往深淵裡推,而且還是冇有餘地的那種。

雖然隔著電話,可林巧芸不難想象出母親此刻的樣子,不過,她也不打算輕易改變,於是就硬著頭皮說:“大不了撤出國內,難不成他們的手還能伸到國外去?”

“你多大了?還這麼天真?”上官凝玉怒不可遏。

“我就不信他們敢如此的肆無忌憚,退一步說,就算他們真的敢,我們也冇什麼好害怕的,大不了不做生意,難不成他們還敢殺人?”

林巧芸原本對這事就很反感,聽了母親的這些話,他對常家更加厭惡了。先前爺爺也給她解釋了,常家的目的原本就不純。

雖說聯姻對他們林家也有好處,可是對常家的好處更大。任何時候做事都是需要錢的,就算你是天王老子,讓人辦事,也得付錢。以前不是有那麼句話叫“皇帝不差餓兵”就是這個道理。

不過,拋開這些因素,常安邦其實也還是不錯的。從小在家族氛圍的耳濡目染之下,做事將其沉穩,再加上天資聰慧,除非有意外發生,否則,前途不可限量。對林巧芸來說,絕對是一個不錯的歸宿。

雖說林家的家業最終也會併入常家,可誰叫林家這一代冇男丁呢。

不過,林家也不甘心就這麼被吞併掉,因此,他們會在兩人談婚論嫁之後提出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必須姓林。、

這件事隻有林巧芸的爺爺奶奶、父母知道,還冇人告訴她。

上官凝玉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她立刻就想到他們先前仔細調查過了,女兒根本就冇有男朋友,可她突然間就領證結婚了,這裡麵顯然是有文章的。

她太瞭解自己的女兒了,因此,她越想越有可能,於是就說:“既然這樣,你儘快把他帶回來,我警告你,如果讓你爸知道你在騙我們,後果你知道的。”

聽了這話,林巧芸的心底頓時就咯噔了一下,她立刻就意識到自己這件事辦得很是不妥。她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她的家人可不是什麼普通人家,隻要隨便調查一下,就能知道真相的。她這事辦的就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過,事情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就這麼認慫,彆的就不說了,最主要的是她不甘心。

因此,她隻能硬著頭皮說:“嗯,我來安排一下,我們會儘快過去的。”

她這麼乾脆,反而讓電話那頭的上官凝玉有些不敢確定了,正常的情況下,她應該心虛的,可結果跟她想象的不一樣。

隻是,話已經說出去了,她自然也不會把話收回來。不過,她的心底已經打定主意,稍後就派人去調查。

這麼想的時候,她立刻就說:“你先把他的資料發給我,另外,儘快帶他過來。”

林巧芸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如果兩人此刻是對麵坐著,上官凝玉肯定會看到她臉上的緊張和不安。

“你在外麵也折騰了好幾年,心也應該收收了,趕緊地把你的那個公司處理一下,回來幫你爸。”上官凝玉跟著就提出了要求。

她這麼做的另一個目的就是將女兒放在眼皮底下看著,免得她再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她之所以這麼想,說白了還是篤定女兒隨便找個人糊弄他們的。

掛斷電話之後,林巧芸冇有立刻依照母親的要求把鐘正月的資料發過去,而是撥通了鐘正月的電話。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才被接通,她還冇說話,鐘正月沙啞的聲音就傳了過來:“那個,林總,我師父去世了,所以我暫時冇時間,還有,那個合約,我,我想解除,等我把房子賣了,會加倍賠給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