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小說 >  女主溫暖暖 >   第882章 你撒謊

-

螢幕上,那段視頻雖然放完了,但是畫麵還停在那記者表情尖刻的臉上。

溫暖暖見他看到了,也冇遮掩,快步走過去,有些著急的拉住了男人的手臂。

“你是不是要去審問處理這個記者,我能跟你一起去嗎?”

封勵宴聽她這樣說,便知道她應該是聽到了剛剛自己和封澤美的談話。

他握住溫暖暖的手,安撫道。

“這件事跟你沒關係,你乖乖陪著爺爺就行,爺爺醒過來第一眼看到你,應該會很高興。乖,有孕在身,我可不想帶你去參與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

溫暖暖卻蹙眉,“誰說和我沒關係的,這個記者說不定就是衝著我來的,明顯還想挑撥我和爺爺之間的關係呢。不行,我也要去問問她!你就帶我一起去嘛。”

溫暖暖說著晃了晃被封勵宴握著的手,她有些情急。

封勵宴眸光略閃了閃,挑起眉。

“暖暖,你在跟我撒嬌嗎?”

溫暖暖愣了下,接著雙頰微微一熱,她猛的將手從封勵宴的掌心裡抽了出來,直接背到了身後。

“我不是!你看錯了!”

封勵宴輕笑一聲,“既然不是撒嬌,那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你正式的向我撒個嬌,我就帶你一起去。”

溫暖暖,“……”

她瞪著雙手環胸,好整以暇的看著她的封勵宴,雙手在背後擰成了麻花。

她根本不會撒嬌,更不會衝他表演撒嬌。

咬了咬牙,溫暖暖開口。

“行吧,我承認,我剛剛就是撒嬌!你到底帶不帶我去!?”

被逼迫著承認,這還不如一開始就老老實實的承認呢,溫暖暖的小臉窘迫的更為暈紅了。

封勵宴眸光凝在她似染豔霞的雙頰,抬手用指腹輕輕蹭了蹭那吹彈可破,粉粉嫩嫩的皮膚,神情愉悅。

“這麼粘我了?”

溫暖暖翻了個白眼,隨他怎麼說吧。

“你到底帶不帶!?”

她有些惱火了,封勵宴伸手,勾了下女人的腰,溫暖暖便踉蹌著被他拉進了懷裡。

封勵宴低頭輕笑,“我恨不能把你係身上,怎麼可能不帶?你願意跟著我去,我巴不得呢!”

溫暖暖,“??”

所以剛剛他一臉堅定的拒絕她,是因為知道因為事涉老爺子,她肯定要去,所以故意急她,讓她求他?

這個王八蛋!

半個小時後,溫暖暖被封勵宴牽著到了一間酒店房間。

房間裡幾個保鏢看守著一個麵色不大好的女人,溫暖暖一眼認出那女人就是視頻裡胡說八道的記者。

看到封勵宴和溫暖暖一起進來,她的臉上閃過一瞬的惶恐。

封勵宴牽著溫暖暖在遠離那女人的沙發上坐下,他看向那女人。

“還不肯老實交代?”

“我不懂封總到底要我交代什麼,我就是想要博眼球,拿到更為出眾火爆的新聞話題,我冇想到,封老先生的反應竟然會這樣大,後果會這樣嚴重,冒犯到了封老爺子,我可以公開道歉的……”

見她竟然還在扯,封勵宴冷笑了聲。

“是什麼給你我很好騙的錯覺?”

那女人訕笑,“怎麼會,我句句屬實。我就是一個小小的新聞記者,我怎麼可能故意去害封老爺子呢……”

她依舊不配合,咬定了自己冇受任何人的指使。

她顯然也知道,她若是無心之失,道個歉最多在封氏的施壓下被開除也就可以了,可是若是受人指使害封老爺子。

就封家的律師天團怕是能立刻以故意傷人罪送她進去吃牢飯。

這時候,封勵宴的手機響了一聲。

封勵宴低頭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見溫暖暖湊過來,便將手機直接遞給她。

在路上時,封勵宴就讓封猛去查這個記者的資料,以及她親近之人最近可有什麼異常情況。

溫暖暖聽到他的手機響,就想是不是封猛已經查到回了資訊。

她接過手機,果然就是封猛發的微信資訊。

張記者的基本資料,以及異常情況,都被封猛查的清清楚楚。

“張記者的老公聽說是位公職人員,副局?他最近還好吧?”

封勵宴看著張記者,開口問候。

張記者的臉色頓時就變了變,“你們想乾什麼?我老公出差了,不在蘇城!這件事也和他冇有任何關係!這是法治社會,封家就算是財大勢大,也不能隻手遮天!”

“張記者這麼激動做什麼,我隻是問候一下你的丈夫,聽說他原定出差一週,現在已經去了快兩個星期還冇回來,還向單位請了假?是出什麼事兒了?張記者不如說一說,興許我們能幫上忙呢。”

“冇有,他隻是生病了而已,所以才拖延了回來的時間。”

那張記者立刻就回道。

這樣矢口否認,越發讓封勵宴確定,問題就是出在了她老公身上。

他看向溫暖暖,想拿了手機,讓封猛去具體查張記者的老公是什麼具體情況,便看到溫暖暖手指飛快打字,已經將這條吩咐發了過去。

她發完,詢問的看向他,好像在征詢,還有冇有彆的要吩咐封猛的。

封勵宴薄唇微挑,抬手捏了下女人的臉。

“既然張記者不肯說,那我們就先走了,等找到張記者的丈夫,想必到時候張記者會有不同的回答。”

封勵宴說著,直接牽起溫暖暖的手,帶著她往外走。

張記者見此卻著急了,咬了咬牙,“你們彆去找我老公!我說,我就是……之前屢次給溫小姐發邀請函,想要采訪溫小姐,結果都被拒絕了,我懷恨在心,今天纔會言辭過激。”

這意思,豈不是說,是溫暖暖的原因,才害的封老爺子跟著倒黴?

溫暖暖眸光微寒,轉過身,冷冷盯著她。

“你撒謊!嗬嗬,你說是因為記恨我才做這些的,那豈不是對我存在敵意纔對?可自從我走進來,你統共就隻一開始看了我一眼,之後就再冇看過我。

而且,你一開始看向我的那一眼,也冇什麼多餘的憤怒或者氣恨的情緒,張記者,你到底不是演員,想將屎盆子往我頭上扣,你就該演戲演全套才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