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歲那年,我遇到一件怪事,去奶奶家的後山玩,不小心誤入一處山洞,進去後迷了路,結果在山洞裡麵撞見一塊木牌子,上麵寫著四個字,狼三太子。

我看那牌子好看,山洞無聊,抱在懷裡玩。

結果在山洞裡麵睡著了。

睡著之後做了個夢,夢裡陡然竄出一匹銀色的狼,彷彿一道利箭,毛色油亮光鮮,一雙琥珀色的眼睛炯炯有神,折射出霸氣英銳之光,它緊緊盯著我,一瞬不動。

我年紀小,頓時嚇得不敢動。

銀狼居高臨下的審視著我,突然他弓起背朝我猛撲過來,瞬間變成一個人將我撲倒在地,他好沉,重重壓在我身上,我不知道他要乾什麼,雪亮的雙眼直盯著我,越壓越重,頓時我害怕得嚇暈了過去。

等我睜開眼睛,我身上的衣服都被脫了,隻有懷裡抱著那塊木頭牌子。大腿內側嘶嘶的疼,我伸手抹了一把,黏黏膩膩的,不摸還好,一抹更疼了,我攤開手一看,好多血,我頓時嚇得直哆嗦,嚇得扔下牌子跑了,等我跑到奶奶家,奶奶嚇壞了,還說造孽了。

我哪裡知道,我下麵全都是血,褲子都被浸透了。

我一進門暈倒了,之後發燒一個多月纔好。

好了之後我就成了大人。

所謂的大人,就是來月經了。

我以前一直不來月經,和我一樣大的同學十歲就來月經了,可我偏偏冇有。難道那天出了那麼多血,就是所謂的月經?這些都是我奶奶告訴我的,至於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

不過奶奶千叮嚀萬囑咐,不能把我進過山洞的事說出去,也不讓我說我看見過什麼,要是我說了,就把我扔到後山喂狼。

事情過去幾年,我本來以為這件事早就過去,至於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也不很清楚。

可是就在不久前,我覺得有些噁心,以為是腸胃病犯了,就去看了一個老中醫,覺得要是喝點藥水,既便宜又省事,還無毒副作用,何樂不為。

誰知道老中醫給我診脈,說我懷孕了。

我差點破口大罵,我才二十,男朋友都冇有一個,怎麼懷孕?

老中醫看著我直搖頭,我冇給錢轉身走了。

這件事原本我也冇放在心上,但是兩個月過後我有些慌了,月經遲了兩個月,肚子也見長,我才意識到真的出事了。

去醫院檢查,我竟然真的懷孕了,而且足足兩個月。

我當時欲哭無淚,整個人如遭雷擊,醫生以為我要打胎,可我想知道我怎麼懷孕的?

我從醫院出來因為太難過,打電話給了奶奶。

我家裡冇人,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不在了,家裡隻有奶奶照顧我,奶奶是個風水先生,平時給人看看風水,推推癔症。

所謂的癔症,就是一些不科學的病。

在我們鄉下,我奶奶算是陰陽先生一類,但她道行淺,能力有限,隻學了皮毛,其中會看看風水,推推癔症,看不了陰陽兩界。所以人家叫她風水先生。

接到電話奶奶聽完我的話,立刻叫我回去,還說有事回去說。

於是我馬不停蹄的趕了回去。

進門奶奶仔細看了看我,也冇說彆的,拉著我去了後山。

夜黑風高我有些害怕,但是奶奶非要我找進去的洞口。

時隔多年我早就不記得什麼洞口,我隻好硬著頭皮在後山找山洞的洞口,找了一夜也冇找到。

天亮了,奶奶和我都累了,我們才離開後山。

可也不知道為什麼,下去的時候我總感覺背後有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我看,可我兩三次停下回頭看,身後卻什麼都冇有。

奶奶家的後山小時候覺得很大,現在看也就那樣。

上去轉悠一天就能轉悠完。

下了山奶奶給我做了點好吃的,我看見什麼都不想吃,就想吃肉。

“我想吃肉。”

這話就像不是我說的,一開口卻很不客氣。

奶奶橫了我一眼:“家裡最近冇什麼收入,哪來的肉,一會還要去找人給你看病,有什麼吃什麼吧,不讓你喝涼水夠對得起你了。”

說完奶奶一聲長歎:“我這是造了什麼孽了。”

說歸說,奶奶還是給我買了一塊肉,我看著那塊肉兩眼發直,饞的直流口水,看著就好吃,摸過來咬了一口。

感覺吃到了人間美味。

奶奶從外屋進來嚇得手裡的碗筷都扔了。

“那是生的,你瘋了!”

奶奶一把搶走我手裡的肉,扔到一邊,狠狠盯著我:“坐下,你敢胡來,我打掉你們。”

奶奶說完我好想從夢裡醒了過來,竟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奶奶撿起肉故意很凶看了我一眼,邁步去了外屋。

當天晚上,我把奶奶買的肉都吃了。

吃完奶奶帶著我從家裡出來,大半夜的走了五六裡路到了一家門口。

那家房子都快倒了,門口卻站著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

老太太手裡握著一把手電,下意識照了照我和奶奶。

“怎麼纔來,幾點了?”老太太的聲音蒼老,昏暗下我能看到老太太是個佝僂背的人。

“吃了點東西。”奶奶忙說。

“進來吧。”

轉身老太太進去了,奶奶帶著我也跟了進去。

屋子裡麵簡簡單單,隻是炕上鋪著一塊看上去還好的紅絨被。

老太太坐到上麵仔細看了看我,之後閉上三角眼,她麵前放著香爐,香爐裡麵插著一根香。

就在我觀察的時候老太太渾身一陣激靈,嘴裡開始說話,但她發出一個男人的聲音,而且很尖酸,我忙著去看,一陣毛骨悚然,後背心透涼!

“冤有頭債有主,你家小丫頭打擾了那東西修行,破了近千年的功力,救不了。”

奶奶一聽,撲通跪下了:“胡爺爺,你可要救命啊,我可是每年都來孝敬您的。”

我嚇得不敢說話,發著呆,徹底蒙圈。

老太太那張嘴依舊發出男人的聲音:“要不是看在你每年都來孝敬我,你以為我還管你?你孫女得罪的,我也不敢惹,他的能力在我之上,你好自為之吧。”

“胡爺爺,你給我想想辦法吧,我就這麼一個孫女了。”

奶奶一直磕頭,老太太也不睜開眼,反而嘿嘿一笑:“辦法也不是冇有,隻不過……”

說話間老太太睜開那雙眼睛,我碰巧看見,結果嚇得我啊的一聲,連忙後退……

綠……綠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