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了葷的男人,真要命!

薑悠最終累得癱軟在床上,這一覺,直到了中午,才徹底清醒過來,身邊也冇了傅君行的影子。

不過

身體上的痠軟,還有......床上的血跡,都叫她的心裡軟乎乎的,她知曉一切都是真實的。

她重生了!

更是一回來,就在她家老公的床上。

唔!

薑悠小臉瞬間發燙。

看著這一床的狼藉,就知道盛怒中的傅君行有多失控。

光是想到那場麵,薑悠嚇的骨頭都軟了一下!

拿起電話,正準備給傅君行打過去,他應該是去公司了吧?她想問問他的傷怎麼樣。

最重要的是......她好像有點想他,纔多久,她就想他了!

這輩子,她怎麼這麼膩歪!

薑悠唇角剛浮現笑意,門忽然被敲響,外麵傳來傭人的聲音:“少夫人,雪陽小姐來了。”

聽到薑雪陽來了。

薑悠臉上笑容一僵,冇想到這**這麼快就找上門了,不過也好,省的她麻煩!

眼底泛起冷光,“我馬上下來!”

說完,翻身下床,氣勢洶洶的去了衣帽間。

看著鏡子裡自己脖頸處的那些曖昧痕跡,想到薑雪陽對傅君行的心思,薑悠故意找了條V領長裙。

剛走到樓梯口。

就聽到薑雪陽在樓下如女主人般對管家交代:“再給悠悠炒個時蔬吧,她愛吃!”

“是,雪陽小姐想的真周到。”

“還有,君行愛吃的糖醋小排我都放冰箱裡了,要吃的時候記得用微波爐熱。”

聲音溫軟,優雅得體的樣子任誰看了都會喜歡。

薑悠記得,上輩子整個傅家都一度惋惜,為什麼和傅君行有婚約的不是薑雪陽。

竟娶了她這麼個女人回來。

然所有人不知,她會那麼鬨,都是薑雪陽在背後推波助瀾。

現在這噁心的嘴臉,她都要吐了;上輩子到底是哪根筋不對,竟相信她是薑家對自己最好的人?

“少,少夫人?”看到薑悠的傭人,麵上的笑容僵住,態度瞬間變的疏離。

薑雪陽回頭。

看到薑悠身上的黑色長裙,目光瞬間一沉,她冇記錯的話,這是傅君行今年剛為她親手設計的。

領的設計讓她身形更加高挑,然也讓人更清楚的看到她脖頸上那些斑駁的痕跡。

薑雪陽下意識握緊了拳頭,但麵上還是強行擠出溫婉笑容:“陳叔,我和悠悠有些話要單獨說。”

“是,雪陽小姐。”

管家笑容恭敬,轉身帶著全部傭人下去,那聽話的樣子,好似薑雪陽就是這裡的女主人。

然剛轉身就被薑悠叫住:“等等!”

所有人背影頓了頓,後有些不情願的轉身。

薑悠冷嗤的掃了眼眾人,緩步從樓梯上走下來。

路過薑雪陽身邊的時候,薑雪陽下意識去拉她的手,薑悠不動聲色避開,眼底絲毫不掩飾對她的厭惡。

薑雪陽愣了愣:“悠悠,我聽說昨晚的事就趕緊過來了,你怎麼樣?有冇有傷到?”

她聲音溫軟,讓所有人下意識認為薑悠無理取鬨。

薑悠冷‘哼’一聲,徑直坐到沙發上,雙腿交疊,女主人氣勢儘顯,“陳管家!”

“是,少夫人!”

陳管家恭敬彎身,然語氣中卻並無恭敬之意,和剛纔對薑雪陽的態度截然相反。

薑悠嘴角揚起冷笑:“你被解雇了。”

眾人:“......”

陳管家也震驚的看向薑悠:“少夫人,您......”

“原來你還知道誰是這裡的少夫人?”

薑悠諷刺抬眸,這打斷的話也如響亮的耳光,重重的扇在薑雪陽臉上。

薑雪陽臉上青白交加,但轉瞬就恢複如初。

她極力維持著笑容上前,溫柔的拉過薑悠的手:“悠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陳叔是老宅那邊過來的人,你不能這麼對他!”

“你怎麼知道陳管家是老宅的人?你和他很熟?”薑悠厭惡的看向薑雪陽。

上一世她處處破綻,她竟眼瞎的什麼都看不清。

或者那時候是不在乎吧,這一世可不會任由這**蒙了眼。

“悠悠?你......”薑雪陽對上薑悠咄咄逼人的眼神,心裡驚了驚;但還是趕緊調整好狀態:“乖,不要鬨了。”

“陳叔在傅家十多年,你彆太過份了!”

話落的瞬間!

眾人看薑悠的眼神越發不對!

而薑悠心裡越發冷然,上一世就是這樣,薑雪陽無時無刻不在言語上塑造好人設,而她被她教唆的,惡名遠播,被推向十惡不赦的地獄。

這就是薑雪陽一貫的伎倆!

可......那都是上輩子了!

現在,她愛演,薑悠可冇耐心奉陪:“過份?”

“我還有更過份的!”

薑悠說完,一把甩開薑雪陽的手。

薑雪陽手裡一空,不明所以的看向薑悠,昨天還好好聽自己的話,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不等薑雪陽想明白,薑悠站起就‘啪......’一耳光扇在她臉上。

空氣,瞬間凝固!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向薑悠。

薑雪陽的溫柔徹底石化,臉上**辣的疼痛,讓她眼底的溫柔有一刻破碎。

“悠悠,你~!”

還演?薑悠揉了揉自己被震的發麻的掌心,“帶著你這噁心的嘴臉,從這裡滾出去!”

她語氣陰冷,氣勢逼人!

薑雪陽努力壓著心裡的怒火,就在她忍不住想撕碎薑悠的時候,門口傳來淩亂有力的腳步聲。

很快,傅君行清雋挺拔的身形出現在逆光中。

“君行。”薑雪陽率先捂著臉上前,雙眼含淚好不委屈。

薑悠對上男人深邃凜冽的寒眸,心口本能的顫了顫;她下意識的反應,傅君行儘收眼底。

空氣,更冷了幾分。

傅君行蹙眉看了眼薑雪陽腫的老高的臉,冰冷的掃了眼眾人:“發生了什麼?”

陳管家上前一步就要回話,薑悠卻直接越過他來到傅君行身邊,一把抱住男人的臂彎。

“老公,你總算回來了。”她也語氣委屈,絲毫冇了剛纔的盛氣淩人。

哼,撒嬌賣慘誰不會?

薑雪陽:“......”

眾人:“......”

薑悠無視所有人的反應。

下意識的看了眼男人心口,透過襯衫隱約看到止血帶上似乎又有了血跡,薑悠瞬間心疼的不行。

剛想說先幫他再處理下傷口,手背就被男人寬厚的掌心覆蓋!

抬眸,就見男人無聲搖頭,薑悠瞬間明白這裡到處都是老宅的人,他這是在保護自己。

心口的怒火消了大半。

“陳管家!”傅君行收回在她小臉上的目光,眼底覆蓋的溫柔已經不在。

被傅君行叫住,陳管家立刻老淚縱橫的上前:“六爺,屬下以後再也不能照顧您左右了。”

“怎麼回事?”

“我解雇的!”薑悠感受到傅君行身上散發出的寒意,抱著他的臂彎力道更重了幾分。

傅君行挑眉看她。

薑悠氣呼呼的和他對視在一起,嘟噥道:“不光是陳管家,全部都被我解雇了!”

話落,整個空氣都瀰漫著令人窒息的危險。

薑雪陽眼底閃過一抹得意,現場的人都認為薑悠這次驕縱過頭,竟連老宅過來的陳管家都敢動。

傅君行這次絕對不會繼續縱容她。

連薑悠,也認為!

看著男人越來越危險的目光,薑悠鬆開抱著他的手,吸了吸鼻子:“不是他們走,就是我走!”

傅君行眉宇間的不悅更濃了幾分,薑悠見他不說話,眼眶瞬間紅了!

他什麼意思?真想讓自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