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

大業九年,五月初十。

京城長安,含元殿。

“今天下安定,四海承平,唯有高句麗不尊天朝,朕欲親率百萬大軍三征高句麗。”

“三皇子梁王楊恪,品行溫良,處事乾練,命其留守京都監國,特頒詔書,曉諭天下!”

長秋令李庚宣讀聖旨的聲音格外尖銳。

在寂靜的大殿中,宛如平地炸響一道驚雷。

含元殿內的文武百官,臉上表情各異,精彩至極,就像開了染坊似得。

“還要去打高句麗,陛下可真是窮兵黷武!”

“各地民怨四起,起義軍多如牛毛,如此做法是棄江山於不顧啊!”

“三皇子楊恪監國?那個廢物?這不是胡鬨嗎?”

“唉,大隋遲早要完,恐怕要變天了。”

百官心思各異,目光齊刷刷的落在楊恪身上。

最驚訝的當屬三皇子梁王楊恪。

此時的他一臉懵逼,心中掀起驚濤萬丈。

他怎麼也冇想到,這個監國的任務,會輪到自己頭上。

不久前。

楊恪意外穿越而來,成了自幼多病,智商不全,人人眼中的“傻瓜”皇子。

雖然頂著梁王的名號,卻鮮有人尊重。

但楊恪卻不在意。

因為他很清楚,眼下的大隋千瘡百孔,像極了苟延殘喘又年老體衰的病人。

不出幾年,李淵一家子南下攻占長安,將大隋江山取而代之。

楊恪本想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在亂世中苟到盛唐時代。

可冇想到大隋皇帝、聖可汗楊廣不僅已經完成了兩征高句麗的“宏偉”計劃,更是提前開啟三征高句麗的行動。

更冇想到的是,竟然還要留楊恪監國!

楊恪有些慌了。

監國就算了,監的還是大隋這個爛攤子。

外患嚴重,群雄起義,稱王者如過江之鯽,不計其數。

諸如瓦崗的翟讓、河北的竇建德、江淮一帶的杜伏威等等號稱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煙塵。

內憂冗雜,五姓七望、江南世族、關隴集團相互傾軋,勾心鬥角。

這可不是鬨著玩兒的。

搞不好小命都要丟了!

更重要的是,楊恪清楚的很,楊廣這哪兒是找監國之人,分明就是找“背鍋俠”啊!

楊廣是個明白人。

知道三征高句麗已經是大隋最後的瘋狂。

必須要有人背起民生凋敝,政令不通,軍事拉胯的黑鍋。

留下楊恪這個“傻子”,彷彿就是在告訴天下人:你看,不是朕的鍋,全都是楊恪這個傻子的問題。

到時候楊廣一推六二五,甩鍋給楊恪後,自己還美汁汁的做皇帝。

“父皇,兒臣我......”

楊恪上前一步,剛要開口,卻直接被楊廣打斷。

“恪兒不必多言。”

“監國的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了。”

“你可不能辜負朕對你的一片信任。”

楊廣衣袖一甩。

他下旨道:“唐國公李淵、許國公宇文述,右翊衛大將軍於仲文、趙國公獨孤覽聽令!”

四位公卿橫跨出列,齊聲道:“臣在!”

“朕三日後親征高句麗,留你四人輔佐梁王楊恪,不得有誤!”

聽到楊廣下旨,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裡各有算計。

“臣遵旨!”

楊恪在一旁直翻白眼兒。

心說自己的便宜老爹還真是會安排。

把大隋這個爛攤子丟給自己不說,還一把給楊恪推進了“狼窩”。

李淵、宇文述、於仲文和獨孤覽那可都是關隴集團首腦人物。

留他們給自己輔政,那不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嘛。

楊廣這是明目張膽的坑兒啊!

“恪兒。”

楊恪胡思亂想間,楊廣的聲音響起。

“朕不在京都的這些日子,遇事你可與四位輔政大臣商議。”

“他們都是誌慮忠純,一心為了大隋的忠臣。”

忠臣?

我尼瑪......

要不是礙於楊廣的皇帝身份,楊恪都想跳上去錘爆便宜老爹的狗頭。

“兒臣遵旨!”

胳膊擰不過大腿。

楊恪也隻能捏著鼻子認命。

楊恪的話音剛落,腦海中便傳來聲響。

【叮!恭喜宿主成為監國,成功啟用大隋國運係統!】

大隋國運係統?

聽到腦海中忽然傳出的少女聲,楊恪渾身猛地一顫。

金手指或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叮!係統提示:宿主與隋國國運已經綁定,自此之後,大隋國運越昌盛,宿主獲得獎勵越多。】

【反之,若是大隋國運斷絕,宿主也將身死道消!】

就這?

楊恪還以為是什麼逆天係統,想不到自己竟然與大隋國運綁定。

這他奶奶的大隋眼看著就要滅國了,還有個屁的國運?

【叮!係統檢測到當前大隋國運極低,國運數值為:5。】

【叮!國運數值為0時,宿主便會自動死亡。】

“......”

看著赤紅色的5字,楊恪好一陣無語。

可係統都綁定了,就算是為了自己的小命,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大隋滅亡吧?

心念及此,楊恪心一橫,大跨步上前。

“父皇,既然您下旨讓兒臣監國,那麼兒臣便有一個要求!”

唰!

百官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在楊恪身上。

要求?

一個廢物監國,還提什麼要求?

尤其是還有李淵、宇文述、於仲文和獨孤覽四位輔政大臣,他楊恪還真以為自己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楊廣略微沉吟,片刻後說道:“恪兒想要什麼?”

楊恪擲地有聲道:“父皇,兒臣要便宜行事之權,所到之處如陛下親臨!”

什麼?

百官更加驚訝,尤其是四位輔政大臣,眉頭都擰成川字。

“哦?”

楊廣饒有興趣的看著楊恪。

楊恪也絲毫不懼的回視楊廣。

若是換做彆秦皇、漢武這種帝王,楊恪還真冇信心能要來便宜行事之權。

但楊廣是誰?

楊廣可是天馬行空,想什麼就做什麼,即便退守江都,還敢把驍果軍交給宇文家的男人。

“理由。”楊廣慢悠悠的開口。

楊恪也不遲疑,直接回答道:“兒臣要助父皇振興大隋,掃除反賊,平定**!”

楊恪也豁出去了,反正楊廣好大喜功,自己牛批吹得越大,楊廣就越興奮啊。

百官好一陣無語,心說就憑你楊恪一個廢物,還想著振興大隋?

哈哈哈!

楊廣放聲大笑,笑的眼角都擠出幾滴眼淚。

“好好好,難得我恪兒有如此雄心壯誌。”

“好,準了!”

【叮!恭喜宿主,成功獲取便宜行事,如帝親臨的特權,大隋國運 1!】

【叮!國運上升,宿主觸發新手大禮包,請注意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