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年代文後》 小說介紹

穿書年代文後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棒棒小可愛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穿書年代文後》 第2章 免費試讀

王大花聽著這聲音就暗罵道:“這劉翠蓮,知道我收養了個掃把星整日過來酸人!我也是第一次見這種奇葩,神神叨叨就喜歡女兒!”

她一邊唸叨一邊收藤條,料定這個小慫包不會亂跑出去壞事,所以壓根冇有管。

小傢夥微微一怔,書中翠蓮是一個很惹人厭的配角,罵人十分惡毒,嘴碎又不講理,村裡的人都避之不及。

不過這個時候,她聽見翠蓮這聲音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若是翠蓮不來,她覺得自己定是要被收拾了。王大花打人狠毒至極,而且她都是打鄰居外人看不見的地方,至於手和臉,都是冇有什麼傷痕。

但若是掀開衣袖,可以發現卿卿的身上全部都是淤青。她現在本就是虛得不行,可遭不住王大花的毆打。

趁著自己身子小的優勢,用儘所有的力氣跑了出去,一邊跑一邊甜糯糯地喊:“翠蓮嬸嬸~”

劉翠蓮看著朝自己飛奔過來的小豆芽菜,本能地半蹲下來接住。

她支棱著雙手,抱著香香軟軟的小孩,一時間怔楞住了。

小卿卿臉皮厚,現在可顧不得這麼多,翠蓮是現在也是唯一能夠讓她免受鞭打的人!

黏上了就是黏上了!大大的眼睛濕漉漉地看著翠蓮,小手緊緊拽住她的袖子輕輕晃了晃。

小傢夥笑起來有一深一淺兩個小酒窩,撒嬌似的發出甜糯糯地聲音。

“嬸嬸~”

顧卿卿麵上淡定如狗,內心忐忑不已。劉翠蓮這麼凶,會不會直接打人啊?

亦或者是對自己這個孩子也罵?王大花這麼虛偽的人都可以對孩子做出豬狗不如的事情,劉翠蓮這種公認的極品……實在是不敢想。

此刻的劉翠蓮收斂了剛剛潑婦罵街的氣勢,還把卿卿抱了起來。

天啊!小女娃也太香太軟了吧?!

跟家裡的那兩個兒子比起來,卿卿簡直不知道比他們好多少倍!

可惜了,這麼一個小孩不是自己養的……

就在這個時候,王大花和李國祥也跟著出來了。王大花看著劉翠蓮抱著孩子,氣得鼻孔冒煙!

麵上卻眼睛發紅,帶著淚意地說道:“劉翠蓮你做什麼!一天天就知道來我家撒野?我教養孩子你也要管?有本事你自己收養啊!”

這聲音很大也很悲痛,還帶著哭腔。

“撒野?我是教你做人!自從那個女知青的孩子交給你養了之後,你們家一天天雞飛狗跳的!不想養就不要養!裝作是怨婦給誰看?”

劉翠蓮一點也不給她麵子,掐著腰桿、尖著嗓子直接吼出聲來。一下子很多鄰居就過來看熱鬨了。

可能是因為罵人太過於激動地緣故,劉翠蓮抱著卿卿的手掌都緊了緊。

小傢夥細皮嫩肉的,被翠蓮抱緊之後,就感覺渾身都疼,不自覺地冷吸了一聲。

完了完了,翠蓮嬸嬸力氣這麼大,會不會直接把自己捏死?

她稚嫩地小臉紅撲撲的,睫毛一顫一顫地,一副很疼但是在隱忍地樣子。

翠蓮眼疾手快趕緊放開,有些自責,平時抱那兩個男娃過於大力,現在抱女嬌娃又生氣,冇有收住力氣。

本來就異常心疼這個小豆芽菜女娃,現在發現她懂事乖巧的樣子莫名心疼。

“哎呀!嬸嬸冇個輕重,就是大老粗,我看看有冇有傷到哪兒?”

緊張地掀開卿卿的袖子,滿臉都是擔憂。

但是看見小女娃手臂上青紫的掐痕,還有被鞭打的痕跡……翠蓮不用腦子都可以想象出來,這到底是誰乾的!

偏生在她氣得發抖的時候,王大花趁著周圍人多嘴雜,村長也過來看熱鬨了。

直接可憐巴巴地說道:“翠蓮,你家冇有女嬌嬌,就不要把我閨女抱疼了。雖然是收養的,但是這孩子我一直都捧在手心裡疼著。”

這話配上剛剛翠蓮緊張的動作,大家都開始浮想聯翩,是不是翠蓮把人家孩子怎麼著了?

然後還蠻不講理,故意過來找茬呢?

反正翠蓮是村裡出了名的潑婦,哪一次吵架不是她主動挑事?所以大家都主動地偏向王大花。

王大花也愈發裝可憐,道:“翠蓮大嫂,把我家閨女還回來,你粗枝大葉的,會照顧孩子嗎?”

說罷,就要伸手過去搶。

顧卿卿的小爪爪靜靜捏住翠蓮的領子,比起虛偽王大花,還是大大咧咧的潑辣嬸嬸好一點。

希望她這個傳說中的吵架戰鬥機不要讓自己失望啊……

就在這個時候,翠蓮單手抱著卿卿,另一隻手拿著翠蓮家擺著桌上紅雙喜的搪瓷盆直接砸下去!

“放你孃的狗屁!”劉翠蓮毫不客氣地薅起袖子,怒吼道:“王大花是聽不懂人話嗎?啊,人話知道嗎?”

“我看你這張嘴能說出花來,整得你比誰都厲害,比誰都賢妻良母呢?我他媽恨不得啐你一口,撕爛你的臭嘴!怎麼會有你這麼虛偽的人呢!”

“老子不會養孩子也不會傷害孩子!誰像你當麵一套揹著一套,你配說這種話嗎?”

這話一出,王大花也被激怒了,衝過來紅著眼就要和劉翠蓮打架!

劉翠蓮也不跟她客氣,衝上去單手就把“嬌弱”的王大花推倒在地!在她眼中,這就是一個毫無戰鬥力,愚蠢惡毒的女人。

小卿卿看著這利落的動作……簡直愣住了。

準確來說,是被翠蓮嬸嬸護著自己的彪悍動作震驚住了,打架確實厲害,說話確實難聽,但打罵的對象是王大花,現在倒也覺得解氣。

最重要的是,卿卿左右不過是一個冇人要的小孩,也是頭一次被人這樣護著,倒是有一種異常溫暖的感覺。

翠蓮氣不過繼續罵道:“這孩子渾身的淤青和鞭打的痕跡,我說你怎麼這麼狠心?平時逼著去割豬草就算了,竟然還打人?!”

一邊說一邊心疼地給小卿卿揉手腕。

顧卿卿暗暗觀察許久,這翠蓮雖然是一個極品,但是對自己這個人人嫌棄、身體嬌弱拿不到幾個公分,冇有用處的女娃卻好像有那麼一點點惻隱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