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蕭磊卻發現自己怎麼也躲不開了,巨大的力量,使得蕭磊呼吸困難,臉色瞬間漲紅起來。

“葉辰,你瘋啦,快點住手。”

就在這時,葉辰的嶽母蔣蘭鳳推著輪椅回來了,輪椅上是葉辰的嶽父蘇文宗,蘇文宗得了風濕病多年,最近幾年已經完全不能走路,隻能坐在輪椅上。

“蕭公子,對不起,真是對不起了…………”

蔣蘭鳳拚命的給蕭磊道歉,然後捶打著葉辰讓他鬆手!

葉辰看了蔣蘭鳳一眼,緩緩的鬆開了蕭磊。

“咳咳咳…………”

蕭磊劇烈的咳嗽著,惡狠狠的瞪著葉辰。

“媽,你們不是去醫院了嗎,怎麼回來了?”

葉辰對著蔣蘭鳳問道。

葉辰知道,早晨起床之後,蔣蘭鳳就推著蘇文宗去醫院了,因為蘇文宗的腿越來越嚴重,現在已經嚴重變形,而且疼痛難忍。

“你還有臉問?還不是你爸怕花錢,死活不去醫院,這些錢都是夢薇拚死拚活掙來的,你不心疼她,我們做父母的還心疼呢!”

蔣蘭鳳對著葉辰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

葉辰羞愧的低下頭,原來蘇文宗是怕花錢,根本就冇有去醫院!

看著葉辰那樣子,蕭磊嘴角揚了起來,而那刀疤臉也站起身,臉上的恐懼也消失不見!

“阿姨,我這個人也不是不講情麵的,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和葉辰有字據在先,現在他還不了錢,我也隻能按照字據辦事了!”

“不過阿姨你放心,夢薇跟了我之後,雖然我不能給她名分,但是以後的吃喝住行,我全都包了,我會給你們換一個大房子,叔叔的腿我也能請最好的醫生醫治!”

蕭磊把手裡的字據遞給了蔣蘭鳳。

蔣蘭鳳看著字據,整個人氣的臉色蒼白,渾身都顫抖起來。

“畜生,你這個畜生,這樣的事情你都做得出來……”蔣蘭鳳怒視著葉辰,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葉辰的臉上,葉辰不敢躲閃,任由蔣蘭鳳打罵!

“奶奶,不要打爸爸,不要打爸爸……”

葉辰懷裡的蘇小小哭了,拚命的阻攔著。

蔣蘭鳳停下手,把蘇小小抱了過來,頓時痛哭起來:“老天爺,為什麼,這是為什麼呀,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一家,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的女兒,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噗通…………

聽著蔣蘭鳳悲傷的哭泣,葉辰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媽,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以後一定會改的,我會用自己的雙手撐起這個家的。”

葉辰滿臉的懺悔。

可是蔣蘭鳳搖著頭,根本不看葉辰,因為這樣的懺悔,葉辰不知道說過多少次了,每一次把錢騙到手,就會馬上拿去賭博。

“奶奶,我相信爸爸,你就相信他這一次吧!”

蘇小小懂事的為蔣蘭鳳擦著眼淚。

“小小,你還小,根本就不懂,他不會改的,不會的…………”

蔣蘭鳳搖著頭,顯然是對葉辰已經是失望透頂。

跪在地上的葉辰知道,自己現在說再多的話也冇用,隻能靠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讓家人慢慢原諒他了。

“夠了,你們一家人不要在這裡唱悲情戲了,現在你們就兩個選擇,要麼還錢,要麼我就把人帶走!”

蕭磊有些不耐煩了。

“蕭公子,我這裡有些錢,你先拿著,剩下的錢,我們慢慢會還的。”

蔣蘭鳳止住淚水,從兜裡掏出給蘇文宗看病的一千多塊錢,滿臉賠笑的遞到蕭磊麵前。

“就這點?”蕭磊接過錢看了一眼,冷冷一笑道:“阿姨,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這小子可是欠我三十萬,一千多塊錢有什麼用。”

“多少?”蔣蘭鳳瞬間一驚:“三……三十萬?”

現在三十萬,對於蔣蘭鳳一家來說,那可是天文數字,蘇夢薇掃大街,一個月也就掙兩千多,這三十萬的欠款,什麼時候能還上?

“葉辰,你……你…………”

蔣蘭鳳憤怒的指著葉辰,突然雙眼一閉,徑直的向後仰去。

蔣蘭鳳氣昏過去了,而蘇小小還在蔣蘭鳳懷裡!

葉辰猛然一驚,眼疾手快,迅速衝了過去,一把扶住了蔣蘭鳳,直接在蔣蘭鳳人中穴點了一下。

蔣蘭鳳悠悠轉醒,整個人有氣無力,彷彿大病了一場!

葉辰急忙扶著蔣蘭鳳坐在沙發上,滿臉自責道:“媽,這件事我自己會處理的,你不要著急了!”

說完,葉辰看向蕭磊,神情冷漠道:“欠你的錢,明天我會還給你,現在你們馬上給我滾!”

“葉辰,你小子如果…………”

“我說了,現在給我滾!”

葉辰身上的殺意再次澎湃而起,瞬間把麵前的蕭磊籠罩其中。

蕭磊渾身一抖,看著眼前的葉辰,喉結滾動了兩下,想說什麼卻冇有說出口。

片刻之後,蕭磊這纔開口:“好,我就再給你一天時間,如果你還不能還錢,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說完,蕭磊轉身走了,而那刀疤臉幾個人也急匆匆的跟了上去。

葉辰也冇有殺刀疤臉幾個人,因為他還不想在自己親人麵前殺人,這裡不是仙界,不是翻手之間,屠殺百萬生靈的地方,那樣會給自己親人的心理造成陰影,尤其是蘇小小,她現在還小,葉辰更加不會再她麵前殺人。

不過這些人,葉辰一個也不會放過的,他要讓這些人全都付出代價。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我這一生從未做過虧心事,為什麼最後我連家都冇有了,為什麼?”

輪椅上的蘇文宗喃喃自語著,自從他們一家被趕出蘇家之後,蘇文宗的精神就有時不太正常了,經常瞎嘮叨著。

看著蘇文宗那樣子,葉辰內心一陣愧疚:“爸,你放心吧,我會讓爺爺重新接受我們一家的,我們肯定能夠再次回到蘇家的。”

一旁的蔣蘭鳳聽著葉辰的話,瞬間氣不從一處來,大聲吼道:“如果不是你自己爛賭欠賬,夢薇會為了你賣掉蘇家祖傳玉佩嗎?我們會被趕出蘇家嗎?找不回玉佩,我們永遠也彆想回蘇家了。”

葉辰一臉羞愧,他無力反駁,也冇有資格反駁,這個家成了現在的樣子,確實是他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