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她被偏執六爺寵壞了》 小說介紹

重生後,她被偏執六爺寵壞了講述了薑悠傅君行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重生後,她被偏執六爺寵壞了》 第16章 免費試讀

第16章

傅家老宅。

傅老太太來到傅君行麵前,親自伸手就要去解他的衣釦。卻被傅君行一把握住了手腕。

“鬆手!”

老太太滿麵嚴肅,渾身掩飾不住的生氣。

強硬的解開傅君行的衣釦,當看到他心口厚重的止血帶,那一刻眸光裡戾氣一閃而過。

站在一邊的葉蘭依也看到了傅君行心口的傷,眼底閃過濃濃的心疼,“君行,你還要繼續護著她嗎?”

“離婚,馬上跟她離婚,我傅家要不起這樣的兒媳婦。”

不等傅君行回答葉蘭依的話,老太太就先暴躁的吼道。

此刻,所有傅家人對薑悠,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葉蘭依也痛苦的看著傅君行,雙眼含淚,眼裡帶滿了祈求,無聲的點了點頭。

傅君行擰眉,“這件事和她無關。”

“你還敢護著她?”

老太太手裡的柺杖在地上哚哚作響,氣的渾身發抖。

傅君行是傅家最出眾的後輩,尊受整個家族看重,在年輕一輩裡,也是最有威望的存在。

她們怎能容忍薑悠如此傷他?

“太奶奶,這也不能怪悠悠,畢竟她當年本來也不願意嫁給六叔的。”

傅成澤上前一步,看了眼傅君行,而後對老太太說道。

“你小子給我閉嘴。”

老太太一柺杖就打在了傅成澤肩上。

她是老了,但也知道傅成澤和薑悠的一些事情,現在她恨不得打死這個不顧倫理的重孫。

薑悠進來的時候,就看到老太太的柺杖落在傅成澤的肩上。

全場的人,都因此倒抽了一口涼氣。

傅成澤看到薑悠進來,隱忍著疼:“悠悠,你快走。”

一聲‘悠悠’所有人都神色各異的看向門口。

傅君行看到薑悠,身上的氣息都有了微妙變化,尤其看到她和傅成澤對視。

眼底溫柔的光,成了凍人的冰渣子。

薑悠感覺到這股寒意,立刻從傅成澤身上收回目光,小跑奔向傅君行。

傅成澤也同時捂著受傷的肩走向薑悠,“不用擔心我,今晚就會處理好,你先回去......”

薑悠目不斜視,竟直接從他身邊經過。

傅成澤:“......”

身後,傳來薑悠擔憂的聲音:“老公,我來晚了,你有冇有事啊?”

傅成澤渾身僵硬,他冇看錯吧?薑悠竟然給他難堪?她為什麼這樣對自己?

想到之前她在電話裡的變化,傅成澤的臉直接漲成了豬肝色。

然薑悠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傅君行身上,“傷疼不疼啊?要不要讓雲凡直接過來?”

傅君行聲音陰沉,“秦風呢?”

薑悠見傅君行的衣襟敞開著,一邊幫她扣上釦子,一邊說道:“我要來找你,就讓他先回去了。”

“你先回去!”

傅君行一把抓著她的手腕。

然而不等他拉著薑悠離開,身後就傳來老太太威嚴的聲音,“既然來了,那就爸離婚協議簽了吧!”

“老羅。”

“是,老太太,我這就去書房取。”

薑悠:“......”

所以,離婚協議不但是傅君行準備過,就算是老宅也都準備好了?

傅君行麵色陰鬱,回頭對上老太太的目光,然不等他說什麼,薑悠就上前一步。

“奶奶,媽媽。”

老太太:“......”

葉蘭依:“......”

薑悠聲音軟軟的,她們相互對視一眼,同時心裡都有一個疑問,那就是這樣溫柔的聲音,多久冇聽到過了?

葉蘭依冇說話。

老太太看向薑悠,麵色依舊不好,隻聽她說道:“你這一聲奶奶,我當不起。”

“奶奶,你不要生氣了。”

薑悠上前,手裡還抱著那個絨布盒子。

老太太一眼就認出,這是自己今晚纔給薑雪陽補償的,怎麼會在薑悠手裡?

在老太太的疑惑中,薑悠將盒子遞給老太太:“您的大壽在即,正是收禮物的時候,怎能把這麼貴重的東西讓人哄了去?”

“你說什麼?說我老糊塗了被騙是不是?”

老太太本就生氣,現在薑悠這句話,無疑是火上澆油。

薑悠笑著點頭,頗有點俏皮的樣子,“嗯,是的,奶奶就是糊塗了,三言兩語就被哄走了七千萬的珠寶。”

在場的人,都不敢相信的看向薑悠。

她是不是瘋了?竟然敢說老太太老糊塗了。

但看著她這俏皮的樣子,竟有種讓人氣不起來的感覺。

葉蘭依看著這樣的薑悠,一切都好似回到了她小時候,那時候她那麼可愛,也那麼可憐。

老太太氣的臉色鐵青,“你,你......!我不管你說什麼,今天你都要和君行離婚。”

葉蘭依下意識要上前勸說。

薑悠卻賴皮的抱著老太太的手臂,“讓我和老公離婚?不行不行的,我不答應。”

老太太狠狠的瞪她一眼:“不離婚難道還等著讓你要他的命嗎?”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傷,是悠悠傷的?”

傅君行適時上前,語氣幽幽的說了句。

薑悠看向傅君行,男人目光深邃,薑悠瞬間明白他這是在維護自己,她心裡感動。

她一向是個敢作敢當的人。

但是在傷老公這件事上,在她們麵前絕對不能承認。

所以這鍋,必須甩薑雪陽身上才行!薑雪陽既然不仁,她也隻能不義。

老天太又瞪傅君行一眼:“雪陽都告訴我了,你還要為她狡辯?”

“原來是她在你麵前挑撥離間?”

傅君行語氣危險。

薑悠也趕緊順著他的話說下去:“對啊奶奶,她都怎麼說的?”

“你們什麼意思?”

葉蘭依上前一步,問傅君行。

傅君行擰眉看向薑悠,薑悠接到暗示,抱著老太太的手臂更緊了緊,有些為難的看向葉蘭依。

葉蘭依帶了薑悠十年。

對薑悠傷害傅君行的事無法原諒,但在彆的事情上,她還是下意識會護著。

“悠悠,你說。”

老太太這時候也看向薑悠。

薑悠委屈的低眸:“這事,不好說。”

傅君行見薑悠這般,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這丫頭到底什麼時候有這麼好的演技。

傅成澤看著薑悠,也下意識上前,然而卻被傅君行一個冷眼掃過來,生生止了腳步。

傅成澤這下意識的慫樣子,被薑悠眼角的餘光儘數掃到。

“你倒是說啊。”

老太太急了。

她倒要看看,她寶貝孫子這傷到底是怎麼來的。

薑悠裝出一副你們再三逼問我,我不得不說的樣子,“其實是我發現了姐姐她一直騙我。”

“我問她來的,誰知道她惱羞成怒,就和我打了起來。”

“雪陽會打你?”

老太太不相信。

畢竟薑雪陽一直都在她們麵前表現的優雅得體,脾氣好,又識大體。

雖然是小三的女兒,但她一直都在努力優雅著。

“是啊,我也冇想到的奶奶,當時打的過程中,她抓到水果刀就要往我身上招呼,剛好碰到老公回來,是老公救了我一命。”

言下之意就是,傅君行那傷是薑雪陽傷的。

說到這裡,她還委屈恐懼的哭了起來。

老太太還是不太相信,問薑悠:“她騙你什麼了?”

“她接近我是因為覬覦我老公美色,想撬我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