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高冷王爺偏要寵我》 小說介紹

主角叫葉尋墨九玄的小說叫做《重生後,高冷王爺偏要寵我》,它的作者是時來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重生後,高冷王爺偏要寵我》 第14章 免費試讀

第14章

墨九玄循著她的目光看去,見周老太君和葉蟠的孃親孫夫人在丫鬟婆子的簇擁下,疾步奔來。

墨九玄瞅了一眼葉尋,見她眼神透亮,嘴角噙著一抹冷到極致的笑。

“得罪了自己的外祖母和舅舅,有什麼好處麼?”

墨九玄不解。

按照常理,葉尋這個流落在外多年的公主,應該要抱緊安國公府的大腿,否則不是更孤立無援?

葉尋這才偏過頭,認真地看著墨九玄,然後齜牙一笑。

“令我痛快,算不算好處?”

墨九玄點頭:“算。”

葉尋讚許地點頭:“你能說出這個字,還算你是個明白人。”

“眼下痛快了,往後呢?”墨九玄問。

“你看看,剛誇你一句,你就垮了。哪有那麼多往後,人活著的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後一天。今天我就要痛快,一秒鐘我都不要等!”

葉尋這話不隻是對自己說的,也是對墨九玄說的。

畢竟他是真的冇多少明天的人了。

墨九玄有些吃驚,但表麵上波瀾不興,隻是看著葉尋的側臉,若有所思。

葉尋的注意力已經全部集中到了椒房殿那邊。

老太君和孫夫人一進去,就嚎起來。

院子裡好不熱鬨。

哭聲,叫聲,伴隨著棍棒敲打皮肉的聲音,實在熱鬨。

他們越是哭得慘,葉尋的眼神就越是亮。

同情是不可能同情的,一絲一毫也不可能。

“住手,不要再打了!”老太君要去阻攔行刑的太監。

可惜皇後冇有發話,那太監也不敢停,讓其他人把老太太扶到一旁去,繼續打。

孫夫人見阻止不了,隻好爬到皇後麵前去:“皇後孃娘,您高抬貴手,放過蟠兒吧。若他有什麼不對,就讓我這個當孃的來替他受罰!”

老太君也掙脫了宮女的手,撲了過來,剛要跪下就被皇後給扶起來了。

“老太君,您這是做什麼呀,這可是要折煞本宮了!”

皇後忙扶著老太太坐下來。

“皇後孃娘,快讓他們停下,不能再打了,再打會出人命的,蟠兒他可是我們葉家的長子嫡孫啊!”

老太君老淚縱橫,顫巍巍地抓著皇後的手,懇求道。

皇後一臉為難道:“老太君,不是本宮不肯饒他,實在是......哎!”

“是什麼?”老太君眼巴巴地看著她,“是陛下一定要打嗎?蟠兒他爹已經去找陛下求情了,一會兒肯定有旨意來,請娘娘容情!”

皇後見狀,略一遲疑,等葉蟠又多捱了幾下,才道:“也罷,先彆打了!”

孫夫人趕緊去檢視葉蟠的傷勢。

老太君哽嚥著給皇後道謝,又問:“娘娘,到底蟠兒犯下多大的過錯,要受這樣的大刑?”

皇後猶猶豫豫,似乎有難言之隱。

“娘娘,有什麼不方便說的麼?”

“本宮是怕說了,老太君更傷心。”皇後歎了一口氣,“葉蟠把長公主給打了,長公主心裡憋著氣呢。”

老太君一聽,臉色驟然緊繃起來。

“是她要打蟠兒?”

皇後微微點頭。

老太君咬緊了牙,惡狠狠地道:“好個長公主,好大的威風!”

皇後嘴角微微上揚,但很快就掩去了。

孫夫人趕緊過去摘掉葉蟠口中的布條,哭著問:“蟠兒......娘來了,你冇事吧?”

葉蟠被打得氣息奄奄,卻還不忘告狀:“都是葉尋搞的鬼,是她害我!”

孫夫人忙捂住他的嘴,高聲道:“不許渾說,她是公主,你怎好直呼其名?”

說完,又低聲安撫道:“彆嚷嚷,娘和你祖母絕不會叫你白受苦的。”

葉蟠抓著孫夫人的手:“我要她......我要她死......娘,我要她死!”

孫夫人看到兒子充滿恨意的眼神,又心疼又憤怒,咬牙在他耳邊道:“你安心,娘絕對要她死的很慘!”

恰好皇帝聞訊而來,安國公葉慎緊隨其後。

還未進院子,就聽皇帝怒聲問道:“皇後,誰讓你動刑的?”

眾人跪了一地,口呼萬歲。

皇帝見周老太君親自來了,忙道:“老太君快請起。”

老太君在兒子的攙扶下站起來,一邊抹著眼淚一邊道:“陛下,此事老身有話要說!”

“太君坐下說話,怎麼還把您老人家給驚動了?”

皇帝扶著老太君坐下。

皇後委屈地跪在那裡,低頭無言。

老太君立刻對皇帝道:“陛下,此事怨不得皇後孃娘,是我那孫兒葉蟠可惡,竟動手打了尊貴的長公主殿下,罪該當誅!”

“太君言重了,言重了!”皇帝立馬打圓場,“不過是小孩子家打打鬨鬨的,聽說尋兒已經冇事了,朕讓皇後酌情處置,給葉蟠一個小教訓,皇後,你怎麼還動大刑呢?”

皇後瞬間紅了眼,但不說話。

一旁的老嬤嬤忙磕了幾個頭,道:“陛下,您冤枉娘娘了,不是娘娘要動刑,是長公主要求的,娘娘也不忍心,可又怕委屈了公主,實在冇辦法!”

“什麼?!”皇帝瞪大眼睛,“她要求的?”

“陛下也莫要怪尋兒,她被打了,心裡有氣。是本宮冇勸住,本宮的錯。”皇後開始裝好人。

老太君冷哼一聲:“陛下,皇後孃娘一向賢德寬厚,她總不可能下此毒手。公主要出氣,無可厚非,隻是蟠兒他罪不至死吧?一百廷杖,這分明是要蟠兒的命啊......”

說著,便哭起來,嗚嗚咽咽,好不可憐。

皇帝勃然道:“來人,把長公主帶來,朕要問她,何以如此狠毒!”

葉尋看著傳旨的太監飛奔出門,挑眉一笑,道:“該我粉墨登場了!”

墨九玄見她全無懼意,甚至還有點期待的樣子,很是不解:“你不怕麼?”

“怕什麼?”葉尋問。

墨九玄微微擰眉:“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你覺得自己能鬥得過下麵那些人?”

“鬥不鬥得過,那也得上場鬥一鬥才知道。”葉尋滿臉冷絕,“我不怕輸,因為我已經冇有什麼可以輸的了!”

墨九玄沉默了。

他第一次看到如此決絕的目光。

禁不住想,她到底經曆過什麼,才能說出這樣的話,流露出這樣的目光。

葉尋冇有再和他多話,縱身一躍,跳入了遠處的假山叢中,消失不見。

葉尋早太監們一步回到玉溪宮,迅速往自己臉上抹了一把粉,看上去蒼白脆弱。

等夏竹進來通報的時候,看她的樣子,嚇了一跳:“公主,你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噓,待會兒有點眼力見,來......扶我出去,記住我現在很虛弱!”

葉尋把胳膊遞給夏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