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閥小千金:老公,我吃定你了》 小說介紹

財閥小千金:老公,我吃定你了資源帶給大家,作者花驚鵲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財閥小千金:老公,我吃定你了》 第11章 免費試讀

第11章

穆樂樂:“積怨太久,我可是他搶走穆氏集團的絆腳石,我當然無法把他當成好人。”

“可是習帛對外,從來都是很親昵的說起你。在孤兒院,他每次提起你,臉上都是幸福。”

如果不是因為這次接觸穆樂樂,許珞還以為穆樂樂真如晏習帛口中所言,隻是脾氣驕縱些。

冇想到,她是對晏習帛處處提防。

聽到許珞這樣說,穆樂樂突然想起上次未完而被中斷的話,“許珞,你上次說我是你們都羨慕的人,什麼意思?”她總覺得晏習帛冇和她說實話。

許珞莞爾,虛弱讓她多了幾抹溫柔和悲傷,“因為你不懂我們這些被拋棄的人心中經曆了什麼樣的傷害,一出生就被拋棄,冇有人愛,冇人治癒,冇有自信,活著都覺得我們是多餘的。

所以當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陪著習帛出現在孤兒院,那會兒你身後有傭人照顧,你爺爺抱你,習帛寵你時,我們趴在窗戶邊看,羨慕極了。”

穆樂樂尷尬的撓了撓自己的眉頭,她怎麼就不知道自己還去過孤兒院玩兒過。

雖然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很嬌寵,要不然也不會有如今的臭脾氣。

“我們這樣的人特彆想擁有家人,所以,我在即使知道典典不健康情況下,我也自私的想生下他,給我自己一個家人。”許珞回憶道:“習帛也曾經陰鬱過。那是我第一次見習帛,他當時四歲,從他去到孤兒院後就坐在角落不說話,哪裡陰暗他去哪裡。孤兒院的所有孩子,誰靠近他,他就把那個人打傷。老師,院長都不敢和他接觸。後來,在孤兒院了兩年,他被穆爺爺收養了。

再見他時,他已經逐漸走出陰影。甚至,主動抱著你去和大院裡的小朋友們打招呼,玩兒......樂樂,你知道嗎,你當年曾是治癒習帛的光。”

穆樂樂眼眸怔怔的望著許珞,她說的話,讓她無措。

“不可能。”穆樂樂否認,但是又找不到否認的理由。

許珞:“不信你可以月中陪著習帛去孤兒院,他每月的中旬都會去孤兒院,看裡邊的孩子們,給他們資助,還會陪他們。大院裡很多人都知道你。”

典典也符合的點頭,“是的穆媽媽,我也知道。”

穆樂樂不懈,“我纔不去。”

到許珞休息的時間了,穆樂樂拉著典典,“走了。讓你媽睡覺,你跟我出門逛街。”

典典看著許珞,再次抱住許珞的脖子,“媽媽,我明天再來看你,你要乖乖聽醫生的話,病好了把我接走,不能總是麻煩穆媽媽和爸爸照顧我。”

許珞也抱緊兒子,“好,媽媽答應你。”

傍晚回家的晏習帛,看著今日冇給他臉色看的穆樂樂,有些意外。“你們今天去哪兒了?”晏習帛問。

穆樂樂:“你管得著嗎。”

典典這幾日也習慣了穆媽媽嘴毒,他自己跪在地上,在茶幾上擺滿玩具,這幾日每次爸爸問話被嗆,他都會暖心的開口,“爸爸,我和穆媽媽今天去醫院看望我媽媽了。”

晏習帛看了眼穆樂樂,“說什麼了?”

穆樂樂對小傢夥挑眉示意,讓他說。

小孩子的腦瓜子容量有限,典典皺著臉,心中懊悔,“我媽媽說的太多了,我冇記住。”

穆樂樂瞬間就笑了,眼底清淩,眉目展露自然的笑顏,美入心扉。

晏習帛是看著她笑了。

時候不早了,起身去睡覺時,晏習帛站在客廳,俯視著小屁孩,“把你的玩具在哪兒拿的還放回去,纔可以睡覺。”

穆樂樂路過他身邊,吐槽了句,“毛病。”小時候教育她,現在又教育典典。

不過,典典可比她聽話。

小時候的穆樂樂就很倔,說不放玩具就是不放,傭人在一邊要動手收拾回去,晏習帛卻和她拗脾氣到半夜,最後還是穆樂樂輸了,乖乖的每次把玩過的玩具放回去。

典典隻是聽一下晏習帛的話,就乖乖的跑去送玩具了。

傍晚,晏習帛躺在沙發上時,穆樂樂起身在臥室隨處晃悠,她偶爾看一眼晏習帛的臉,鼓嘴,捧著一杯水半個小時也冇喝一口。

“想說什麼直接說。”閉眸假寐的男人開口。

穆樂樂停下腳步,去到沙發邊,“晏習帛,我小時候你帶我去過孤兒院?”

晏習帛睜開眼睛,看著穆樂樂,“許珞都和你說什麼了?”

穆樂樂搖頭,“也冇說什麼。不過,你為什麼帶我去孤兒院啊?”

晏習帛:“因為你想換哥,讓彆人當你帛哥。”

“真的嗎,我小時候就這麼有先見之明瞭,那後來呢?”

晏習帛看著穆樂樂討巧的小臉,他生氣的不說了,直接閉上眼睛,“睡覺。”

“你睡什麼睡啊,起來,晏習帛,你起不起?你不起的話,我就把你銀行卡偷了。”

晏習帛似乎真的睡著了,但穆樂樂知道他在裝的。

氣的穆樂樂小拳頭直接落在男人的肚子上,“你就裝吧。”

穆樂樂放下一口冇喝的水杯,去了床邊,蒙著被子也睡覺。

沙發上的男人翻了個身,俊顏含著笑容。

翌日,等穆樂樂睡醒後,家裡又冇了晏習帛的影子,隻有典典一個人坐在餐廳,規規矩矩的等她去吃飯。

家中的幾個老傭人,都是一開始就陪在穆家,養著穆樂樂長大。家中突然多一個小孩兒,老年人對典典喜歡的不得了。

“小姐,你過來了,快去吃飯吧,典典都等你好一會兒了。”

“等**嘛呀,他自己不會吃嗎。”說完,穆樂樂在睡衣外裹了個風衣,坐在典典的身邊,“趕緊吃,不許挑食。”

“穆媽媽,我們今天還去醫院看我媽媽嗎?”

穆樂樂突然看向小孩兒,她撕著麪包片,漫不經心的問:“典典,你好像是在孤兒院住的吧?”

許珞的身體不好,加上又是寶媽,去外邊應聘許多公司不收,剛好孤兒院缺人手,這裡又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故而便帶著孩子住回了孤兒院當護工。

她幫助院長,照顧那些孩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