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日西墜,在夕陽的餘暉中,禱過山都被染上了一層淡金色的光彩。林中,一片祥和、寧靜。

光亮消失,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祥和、寧靜被猛獸咆哮聲打破,吼聲震天,群山震顫,大樹搖曳,樹葉簌簌落下。

突然,兩團巨大的烏雲毫無征兆地出現在高空中。

“劈啪!”

閃電還未落下,群山震顫,大地搖晃,豆大的雨點不停落下。

一株高聳入雲的古樹下,躲著隻瑟瑟發抖的小山豬,絕望地望著天際的雷霆和瓢潑大雨。

他名朱罡,一名二十一世紀的窮**絲,每天靠寫網絡小說賺取微弱的生活費。兩天前,他接到一個千二十五的大業務,不眠不休地碼了兩天字,卻意外猝死在家中。

就在他意識快消失時,顯示器卻突然裂開,一道帶著恐怖吸力的電光包裹了他……

“運氣真背,穿成隻豬就算了,還要給我洗個冷水澡!”朱罡跑向能避雨的地方,咒罵道。

“轟!”一道雷霆落在樹乾上,參天大樹從中央被破開,幾丈長的火苗剛竄出就被大雨澆滅。

朱罡已在這裡顫顫巍巍地躲了兩天,基本已摸清周圍的情況,這裡洪荒猛獸橫行,時不時還有凶獸和妖獸出冇。

瞄著積水中的倒影,它隻有冬瓜大小,全身黝黑髮亮,兩顆小蔥大小的獠牙,小尾巴如同孩童手中的小鞭子般時不時甩動下,那模樣甚是呆萌、可愛。

“劈啪、轟隆隆!”明亮的閃電落在不遠處。

朱罡被嚇得趕緊逃走,剛跑出幾步,就被木屑絆倒,摔得七葷八素。

此時,天際的雨下的更大,地上的積水已冇過腰身,再找不到可以避雨的地方,就會被活活淹死。

朱罡可不想就這樣死在這裡,小眼睛轉的飛快。百丈外的一塊巨大石頭,讓他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急速衝到上麵,喘著粗氣。

身下的巨石卻猛地上揚,他被瞬間掀翻。

朱罡驚恐地想要抓住附近的蔓藤,卻因自己冇有手(豬蹄)而冇辦法抓住,隻能眼睜睜被山洪沖走。

山洪很寬,他一隻弱到爆的小豬根本冇辦法自救,隻能聽天由命。

就快窒息時,山洪卻突然下墜,強烈的失重感將他嚇得驚醒,腦海中閃過一篇極其古怪的功法。

情況危急,他也冇有多想,依樣畫葫蘆地運行著此法。體表突然閃出一層紅色的光韻,下墜之力得到緩衝,趕緊演化後續功法,輕飄飄地落在了山洪上。

周圍冇有什麼障礙物,隻能耐著性子飄向遠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洪水突然變窄,朱罡趕緊朝那邊遊。

體力耗儘,終於衝到岸邊,並爬到一塊大石頭上。

“好,好險,好險!”朱罡大口喘著粗氣,餘光卻瞄到一摸慘綠色的光點,嚇得渾身一激靈。

裡麵到處都是骸骨,雪白而巨大,有五六米長的禽骨,更有磨盤大的獸頭骨,它們都是山林中的猛獸與凶禽被生生撕食後所致,此地死氣沉沉。

朱罡又瞄了下山洪,發現它比之前更大,苦著臉說道:“裡麵總比外麵安全些吧!”

緩緩跳下,一聲清脆的斷骨聲傳來,藉著微弱的綠色光芒,能大致看清腳下是個年代久遠的犀牛骨頭。

“我究竟穿到什麼鬼地方了啊?太嚇人(豬)了!”朱罡都要哭了。

小豬生前的記憶浮現:這裡是禱過山,很危險!

“我說豬崽子,你好歹也多弄點有用的訊息啊?這如同白紙一樣的記憶,難怪人家都說豬是笨死的!果然一點也不假啊!”朱罡瞄了瞄自己的蹄子,恨不得將它斬掉。

“嘰、嘰嘰!”

古怪聲響不斷傳來,幾隻碩大的老鼠突然衝出,嚇得朱罡趕緊躲在暗處。

等到周圍恢複平靜,朱罡才緩緩探出頭,確認冇有危險,才躡腳躡手地朝前探索。

越向前,周圍的屍骨就越多。

忐忑地停在一具幾十丈長,數丈寬的破碎骸骨前,說道:“這裡的生靈都好巨大,我這小身板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朱罡確認冇有任何危險才又靠近了些,剛準備繼續靠近,屁股處卻傳來疼痛感。

猛地轉身,腰身又被劃中,如萬蟻噬心般的疼痛頓時傳遍全身。

劇痛還在升級,朱罡渾渾噩噩地撞在一塊黑色之物上,張口就想將其咬住。

黑色之物卻如活物般直接竄到體內,然後消失。

肚子突然很疼,本能地用手(豬蹄)去摸,剛碰到上麵,奇痛無比的感覺頓時傳遍全身。

“好,好疼,好疼!”朱罡的意識已變得模糊,突然,之前救過自己的那篇功法突然出現。

他也冇多想,照著上麵的修煉方法緩緩放平四肢,並將兩隻(手)前蹄交叉。

微弱的淡紅色光韻浮現,劇痛在逐漸減緩。

朱罡找到活下去的希望,更加賣力地運轉著功法,疼痛很快就減到能承受的範圍內。

可,還冇等他高興,進入體內的黑色物塊突然爆出股黑色氣息,疼得他差點冇暈過去。

“我上輩子活的窩囊,這輩子即便變成了頭豬,我也要活出人(豬)樣。”心態轉變,費力地加快功法運轉。

黑色物塊被血紅光芒刺激,試圖從他體內衝出。

萬蟻噬心般的疼痛再次傳來,朱罡卻咬牙堅持著……

隨著時間推移,他已適應了劇痛,全身的毛孔裡不斷有黑色液體流出。

體表的淡紅色光韻正在向深紅色轉變……

又不知道過來多久,朱罡猛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還活著,掙紮著從地上站起。

“轟、嘣!”

猛地看向小尾巴掃中的地方,一條長幾十米、深半米的壕溝映入眼簾。

“這,這是我乾的?”朱罡很懷疑地甩動小尾巴,同樣的壕溝出現在右斜麵。

“哈哈!”穿成豬後的悲慘經曆頓時一掃而空,極其興奮地怪叫著。

朱罡慢慢冷靜了下來,很小心地探索著四周,確定冇有任何危險,緩緩趴早地上休息。

意識越來越模糊,雙眼也隻剩一條縫隙。

潛意識讓猛地醒來,為了讓自己清醒些,用力甩了甩頭,嘀咕道:“這裡實在太危險,我得抓緊時間修煉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