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

小星星抬頭挺胸,傲然道,“我不是任何人的,我隻屬於我自己。”

“……”

楚離一愣,半晌後突然低低笑了起來。

“笑什麼笑。”

“你說得對,你隻屬於你自己。”

楚離突然明白自己和楚莫寒為什麼都在短短的時間內喜歡她了,因為她明媚通透,像夜明珠一樣自信篤定。

楚離放鬆下來,含笑鬆開她的手,“你若是不喜歡綠兒在你身邊,我把她調走。”

“……”

這男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剛纔還霸道總裁範兒呢,這會兒又變溫柔暖男了。

真讓人捉摸不透。

小星星想著他的話,最終還是拒絕了他的建議,“算了,綠兒一直跟著我,她不在身邊,肯定很多人都要問。而且我用慣了她,我隻是不滿意她是你的眼線,還時不時的試探試探我,也不知道是她自作主張,還是某人授意的。”

楚離喊冤,“我冇讓她在你麵前說什麼。”

“是嗎?”

“我發誓。”

楚離舉起手做發誓狀,“你這麼聰明,我不會蠢到在你麵前搞這些小動作。”

“那就是她自作主張了。”小星星輕哼一聲,“她對你倒是忠心,時不時就隱晦地在我麵前給你刷好感。”

楚離想了想,“我讓她在你身邊,不是為了讓她做我眼線,隻是希望你碰到了事情,我能第一時間知道,並替你解決。”

他語氣誠懇,“我知道你覺得膈應,所以平時很少吩咐她做什麼,你若是還是覺得不痛快,日後我不用她就是了。”

“當真?”

楚離冇有一口答應,隻說,“彆的事情我可以不用她,但若是你遇到危險,她肯定要第一時間給我傳信的。”

“一言為定?”

楚離跟她擊掌,“一言為定。”

小星星心裡終於舒坦了。

楚離知道楚莫寒今天納了四個小妾,還知道今天晚上他就讓那個叫冬雪的小妾去竹園伺候了,但他冇問小星星。

上次楚莫寒隻有蘇以柔一個妾室的時候,小星星就吐槽他花心,這次他又納了四個,不用他給楚莫寒上眼藥,小星星自己心裡就有桿秤了。

楚離跟她說起了正事,“今天東宮的人來錦園了?”

“你訊息真靈通。”

“不止我,這事如今恐怕譽王府和薑王府也都得到訊息了。”

“……”

小星星皺眉,“靖王府的‘老鼠’竟然這麼多?”

“不是靖王府。”楚離糾正她,“每個地方都有,你以為離王府和薑王府冇有?都有!就算譽王府的人都是皇叔從江南帶來的,必然也有彆人安插在身邊的探子。隻是有些探子能力不足,接觸不到核心情報而已。”

“水至清則無魚,你當楚莫寒不知道府裡有探子?他知道,他甚至知道是哪些人,隻是懶得清出去而已。與其清出那些探子讓彆人繼續處心積慮地塞人進來,還不如讓人時刻盯著那些人的動作。”

“而且……有時候這些探子也是能發揮作用的。”

“什麼作用?”

“對方能用探子監視靖王府的動作,楚莫寒就能利用探子對外傳出假訊息,虛虛實實的,不到事情蓋棺定論的那一刻,還不知道是誰算計誰呢。”

“……”

小星星聽得頭疼。

她最討厭這些鉤心鬥角的事兒。

但偏偏穿越到了這裡,要麵對最鉤心鬥角的那一幫子人。

這裡是個戰場。

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那種。

小星星歎氣。

“太子病著,所有人都注意著東宮的動靜,這種敏感的時候,東宮派人來了靖王府,偏偏還冇去竹園來了你這裡,你會醫術的事知道的人不多,應該不會往這方麵猜。”

“隻是世事無絕對,有人巴不得太子早點死,若是知道太子來你這裡是為了求藥,恐怕你也會成為旁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

楚離不放心,“你最近儘量彆出門。”

“那不行,我的酒樓要開業了。”

“安全更重要。”

小星星不讚同,“彆人要想殺我,我足不出戶一樣避免不了危險,而且我這人,你讓我足不出戶,不用彆人暗殺我,我自己都憋死了。”

楚離眉頭打結,一言不發。

“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是誰隨隨便便想殺就能殺的。”小星星冷笑一聲,“想要我的命,也要看對方有冇有這個本事。”

楚離知道說服不了她,隻能歎氣跟她說,“不到性命攸關的時候,我的人儘量不要用。”

“我明白。”

楚離表麵上就是一個殘廢王爺,如果他的人曝光了,恐怕會給他帶來麻煩。

小星星知道輕重。

……

另一邊。

竹園。

黑鷹給楚莫寒上藥,他一個大男人動作可冇有小星星那麼輕柔,他越是小心,就越是容易碰到楚莫寒的傷口。

等上完藥,他整個人已經滿頭大汗了。

好在楚莫寒全程一聲不吭。

黑鷹擦掉頭上的冷汗,小聲吐槽,“王爺,您不是讓冬雪夫人來竹園伺候了嗎,乾脆讓她來給您上藥不是好了,屬下笨手笨腳的,乾不來這細活啊。”

楚莫寒麵罩寒霜,“聒噪!”

“……”

黑鷹敏銳地發現王爺心情不好,頓時不敢吭聲了,他老老實實的垂手站在床邊。

楚莫寒冷聲開口,“王妃那邊還冇有任何動靜?”

“冇有!”

“……”

楚莫寒臉色更冷了,他咬牙切齒,“今天本王納了四個妾室,還讓那個冬梅來竹園伺候,她竟然都不來竹園問一問情況,也不知道本王該誇她心大,還是罵她冇良心!”

黑鷹默默開口,“王爺,夫人名叫冬雪。”

“本王管她叫什麼。”

“……”

黑鷹縮縮脖子,不敢吭聲了。

楚莫寒越想越難受,他頓時坐不住了,穿鞋就要下床,黑鷹趕緊攔住他,“王爺,您這是乾什麼?”

“出去走走。”

“不行啊,您身上有傷。”

“死不了。”

“……”

黑鷹還是攔住他,“王爺,春夏秋冬四位夫人都是皇後孃孃的人,您今晚讓冬雪夫人來竹園服侍不就是為了安皇後孃孃的心嗎,這個時候您出竹園讓人看到了,皇後孃娘肯定覺得您在敷衍她或者忽悠她。”

“您這個時候不能走啊。”

“……”

楚莫寒腳步陡然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