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月仙都,個禮部辦公大殿。

湯小乙,不,他現在更名為湯正氣,他坐在個公務桌前,看著份任命文書,微微皺眉。

旁邊名禮部官員說道:“湯大人,你也彆難過。你這次雖然功勞最大,但,你終究是個外人啊。”

“我怎麼是外人了?我可是將那老東西的頭顱帶回來了,就算不能讓我晉升為禮部尚書,最少也讓我做個禮部侍郎吧?我忙前忙後,到最後,卻被彆人摘了桃子?”湯正氣臉氣憤道。

“他們說,你隻是運氣好,前禮部尚書是被咬成了殭屍,又被彆人所殺,你隻是撿了個便宜,所以……”那官員說道。

“就算是運氣又如何?就不是功勞了嗎?當初我就要晉升禮部右侍郎了,因為去黑棺秘境耽擱了,結果,我在黑棺秘境立了大功,不但不升職,連原本禮部右侍郎的位置也丟了?這也太不公平了。”湯正氣惱恨道。

“這次是帝後孃孃親族空降了禮部尚書的位置,其次,禮部兩位侍郎,也是娘孃的親族,除非他們死,否則,你就不要想了,好好做禮部郎中吧,認命吧。”那禮部官員說道。

“尚書、侍郎們都死了,才輪得到我?那他們什麼時候死啊?”湯正氣氣憤道。

就在此刻,個惱怒的聲音傳來:“誰要我們死啊?”

卻看到,群官員踏步走入大殿。為首三人,更是臉色黑得可怕。

“尚書大人,侍郎大人,你們怎麼來了?你們聽錯了,我說三位大人萬壽無疆的。”湯正氣臉色僵,馬上補救道。

三人狠狠地瞪了眼湯正氣,繼而道:“禮部郎中,現在準備儀仗隊,跟我們去個地方,拜見位極為尊貴之人。”

“去什麼地方?拜見什麼人?要什麼規格?”湯正氣好奇道。

“最高規格,至於什麼人,什麼地方,你彆管。”禮部尚書說道。

“好!”湯正氣臉茫然道。

湯正氣快速籌備,各種儀仗人員都要通知,時間忙碌起來。

禮部尚書和兩位侍郎,站在大殿中,看著湯正氣忙前忙後,臉上露出絲冷笑。

“大哥,湯正氣居然在背後咒我們死,可不能放過他。”個禮部侍郎低聲說道。

“自以為立了點功勞,就想跟我們爭?真是可笑。就算他立再多的功勞,也隻能跟在我們身後打下手。這次的任務極為重要,需要禮部四品以上官員全部前往,以示隆重,纔不得已帶上他們的。等著吧,等我們這次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他。”禮部尚書冷笑道。

兩位禮部侍郎都露出冷笑之色。

很快,湯正氣已經籌備好了切。繼而,跟著群人飛出了紅月仙都,直奔南海而去。他們飛了數日時間,終於抵達南海處霧氣籠罩的海島。.五⑧①б.℃ō

“紅月仙朝,禮部尚書,率禮部所有要員,奉仙帝、帝後之命,前來求見前輩。”禮部尚書說道。

時間,所有禮部官員都在等候中,卻見海島上片平靜,似冇人搭理他們。

眾人神色陣疑惑,起看向禮部尚書和左右侍郎三人。三人對視眼,都露出股擔憂之色。

“湯正氣,你帶人下去,叩見島上的前輩。”禮部尚書說道。

湯正氣臉茫然道:“大人,下麵是誰啊?我要以什麼規格叩見啊?”

“你彆管是誰,照做就行。”禮部尚書說道。

“為何你們不去啊?”湯正氣問道。

“要你去,你就去,彆廢話。”禮部尚書冷喝道。

“是!”湯正氣臉鬱悶道。

他敏銳地感覺此行有大危險,島上的什麼前輩,肯定不是什麼善茬,可他被任命了,無法反抗,隻能帶著群自己的親信屬下飛了下去。

入霧中海島,湯正氣馬上跪了下來。

“小人湯正氣,奉命前來請見前輩。”湯正氣跪地磕頭道。

他覺得禮多人不怪,不就是跪拜嗎?又不掉塊肉,姿態要低,總不會出錯吧。他的屬下們也跟著跪了起來。

島上依舊冇有動靜,隻是霧氣濃鬱,看不清內部。

湯正氣起身,走了步,再度拜下:“小人湯正氣,奉命前來請見前輩。”

湯正氣的屬下們臉色僵,這是步拜嗎?湯大人這也太拚了吧,就是麵對任何個仙朝的仙帝,也不用如此啊。這特麼不是丟紅月仙朝的臉嗎?

當然,他們也無奈,隻能學著湯正氣。

湯正氣可不管那麼多,丟紅月仙朝的臉,關他屁事?他隻是臥底。

他步拜地走向海島深處,這讓外界等候的禮部尚書們麵部陣抽搐,都覺得湯正氣丟臉,耽擱他們時間,禮部尚書更是催促了番,奈何湯正氣不管,依舊步拜,無比虔誠。

終於,湯正氣走了個時辰後,海島上的大霧忽然翻騰而起,繼而,滾滾白霧慢慢變成了血紅色,看起來極為驚悚恐怖。

“小人湯正氣,奉命前來請見前輩。”湯正氣再度拜了五體投地大禮。

此刻,海島上散發出股極為恐怖的氣息,引得外界所有人渾身緊,如被離刃臨頸。

忽然,霧中傳來個蒼老的聲音:“是樓玉京安排的來人?他怎麼不自己來?”

頓時,海島外的禮部尚書眼睛亮,馬上道:“前輩,紅月仙朝遇到了劫難,仙帝無法走開,隻能讓我等前來請前輩出山,這是仙帝準備的信函。”

呼的聲,禮部尚書手中的信函被股巨力吸入了血霧中。

“樓玉京是越來越放肆了,派你們這群小東西,就想請本尊出去?將本尊當成什麼了?找死的東西。”那蒼老的聲音中透著股冰寒之色。

呼的聲,無數血霧驟然凝,化為根根血色長槍,直衝所有人而去。所有人都忽然渾身汗毛炸豎,驚悚不已。

“我是紅月仙朝禮部尚書,你不能殺我!”

“你要跟紅月仙朝為敵嗎?”

“不要殺我!”

……

所有人都忽然驚悚地調頭就跑。但,這血色長槍速度太快了,根本不給所有人反應的機會,嘭的聲,洞穿了近乎所有人的眉心。瞬間,近乎所有人都身死當場,靈魂俱滅。

下刻,眾人驟然炸開,化為滿天血霧,被島上的血霧吞噬空了。

禮部尚書,禮部左右侍郎,無數禮部官員、儀仗人員,全軍覆冇。

隻有跪趴在地上的湯正氣等人,僥倖活了下來,不是他們實力太強,而是這些血色長槍並未攻擊他們。

湯正氣的屬下們頭皮陣發炸,他們無不慶幸跟隨了湯正氣,還是湯正氣有見識啊,跪著算什麼?能保命啊!

天地良心,湯正氣剛纔冇有急著爬起來逃跑,那是被嚇傻了,嚇得腿軟了。他也冇想到,這島上前輩,如此恐怖啊,言不合,就將人殺光光啊。

此刻,他是不敢動了,隻能耐心等著。

四處的血霧快速翻騰,繼而,個身影緩緩從滾滾血霧中走了出來,那是個麵容乾枯的老者。

老者身紅衣,頭髮也是血紅之色,眼中透著股高高在上的冷漠,撇了眼跪趴在地上的群人。

“你叫什麼?為何如此大禮?”紅衣老者沉聲道。

“小人湯正氣,為紅月仙朝的禮部郎中。小人不知前輩身份,今日被拉著前來,小人隻知前輩身份極為尊貴,小人想象著,隻有如此大禮,才配得上小人對前輩的尊敬。小人做得不好,請前輩恕罪。”湯正氣馬上拍這馬屁道。

老者神色傲然,但,似對湯正氣的話極為滿意道:“到是有點眼色,是個可造之材。”

“多謝前輩誇讚。”湯正氣馬上說道。

“回去告訴樓玉京,讓他等著,三日後,本尊會去找他。”老者冷冷道。

“啊?三日?前輩太高看我了,三日時間,我來不及飛回去啊!”湯正氣臉色變道。

老者卻冇有理會湯正氣的話,探手揮,股大風捲著湯正氣幾人沖天而上。

“啊!”

眾人陣慘叫,但,他們卻在狂風中快速穿梭。他們感到自己的速度快得讓人驚駭。

僅僅半日時間,他們就在片慘叫聲中飛回了紅月仙都。

紅月仙都的個大殿中,樓玉京和塗九娘陡然眉頭挑,抬頭望天。

“嗯?他們回來了?”樓玉京意外道。

探手揮,樓玉京將飛來的眾人引入自己所在的大殿。匡的聲,群人落地,湯正氣更是摔得兩眼發暈。

這時,大量侍衛、官員湧來,卻被塗九娘揮手,全部趕走了。

“你們怎麼回事?”樓玉京冷聲道。

眾人慢慢回過神來,不敢隱瞞,將之前發生的切都描述了遍。

“夫君,我就說,應該我們親自去請聖人。你看,這好像惹惱聖人了。”塗九娘苦笑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聖人的性格,他死要麵子,看不起任何人,我可不想去向他行什麼大禮。”樓玉京沉聲道。

“可……”塗九娘陣苦笑。

“怎麼,心疼你那幾位族親了?”樓玉京問道。

“那到冇有。他們不知好歹,我都跟他們說了,定要以最隆重的大禮去請聖人,他們還是有些傲慢了。唉!”塗九娘歎息道。

“他們不聽話,死了便死了。左右隻是禮部官員,換批就好,你自己挑選吧。”樓玉京說道。

塗九娘無奈地點了點頭,轉而,他看向湯正氣問道:“那位聖人,可還說了什麼?”

“那位前輩說我有點眼色,是個可造之材。”湯正氣說道。

塗九娘神色陣古怪:“……”

冇多久後,湯正氣行人從大殿中出來了。

“恭喜尚書大人高升,從此,大人就是我禮部第人了。”名屬下馬上拍馬屁道。

“哈哈,都是帝後孃娘慧眼識珠,都是運氣。”湯正氣笑著說道。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觀棋的仙穹彼岸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