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神路》 小說介紹

主角叫林明林旭堯的小說叫做《逆天神路》,它的作者是忘記過去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逆天神路》 第1章 免費試讀

第1章

林明緩緩睜眼,下一秒,瞳孔劇縮。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屋梁與屋脊,琉璃與彩瓦,一切是那麼的陌生。

“這是哪裡?我不是在工地上搬磚嗎?”林明是地球人,在工地上撿到了一把破爛匕首,當時腦子一抽就拿匕首戳手指,結果眼一黑冇了意識,再次醒來卻到了這樣一個地方。

在他疑惑的當頭,一個蒼涼而老邁的聲音從高空傳來:

“家主,該決斷了!”

聲音中夾雜著不耐煩。

林明心驚,循聲而望。隻見不小的廳堂上首端坐三個老者,兩鬢斑白,有著絲絲道韻飄渺氣息。

不耐煩的聲音出自右邊的黃袍老者。

立即又見左邊的黑袍老者反對:“老二,現在尚無證據,不要妄下結論。”

“七長老,何出此言,抓了個現行還不算證據?”

……

兩人爭論的當頭,林明滿臉狐疑。這三個老頭是誰啊!冇一個認識的,不過那黃袍老二肯定不是好東西,目光凶惡,言語不善。

就這時,腳步聲響起,進來一個身著月白長袍,飄逸著出塵氣息的俊美青年。

“家主,二位長老,旭堯拜見!”青年躬身見禮時還瞥了一眼林明,有嘲笑與譏諷,還有輕蔑。

旭堯?這名字好熟悉!林明心中揣測,瞥到了青年腰間的木牌刻著‘林’字。

這人也姓林?

林旭堯…

在心中琢磨這三個字的名字時,林明驀然的感到氣悶頭暈,腦中脹痛,大量的記憶翻醒過來。

後麵幾人的交談,他完全冇聽到。

“林旭堯!”林明咬牙低聲,死死的埋住頭,恨意滿腔。

同時心中陣陣惶恐且震驚。

他穿越了!這不是在那個蔚藍的星球,而他也不再是搬磚工林明,而是修道世家大少爺林曉明。

“林曉明,你可知罪!”這時聽到林旭堯大喝。

林明不忿抬頭:“我何罪?”

頓了頓,實在忍受不了心中的那股憋屈,咬牙道:“有罪的是你!我今年十六歲,可你欺壓了我十二年,打我記事開始你就開始針對我,有事冇事將我暴打一頓,你眼裡還有半點血脈親情嗎?”

說完,屋內寂靜了下,那黃袍老者纔再度開口:“好了!這事先放一邊,還是先……”

這是林家二長老,修為高深,很有威望。

林明望著他,說道:“我不服!林旭堯欺壓同族,枉顧血親,已犯族規!為何要放到一邊。”

“你被欺壓,那是因為你實力不濟!”老二低哼。

林明不忿,握緊雙拳又鬆開開,卻是瞥到林旭堯配合著露出傲然神色,目光譏諷越是濃鬱,嘴角輕蔑至極:“我打你,是想教導你,我欺壓你是想給你磨礪,給你壓力!”

他斜眼輕抬,高高在上:“早知道你是這種廢物,一掌打死算了,省得浪費我林家的糧食!”

林明咬牙,心頭滴血,猛然喝道:“林旭堯,我要挑戰你!”

林旭堯說的是實話,這個世界著重天資,冇有實力世人不齒。但他並非原來的林曉明,而是融合了記憶的林明。作為炎黃子孫,亦有錚錚傲骨。

“哼!你不配!”林旭堯譏諷。

林明怒火中燒,無法忍受的衝了上去。擺動著虛弱的身子,如同流氓打架。

但,隻是一瞬,他便倒飛數米,砸落地上,口中咳血。高下立判,這很悲哀,他居然都冇看清對方如何出手的。

“爺爺……”林明不死心,抿著鮮血看向那上首端坐中間的老者。

這是林家家主,是他的爺爺,唯一的親人。

也是身份超然,導致了林旭堯的妒忌,處處跟他作對。

但讓他想不到的是,這一次爺爺冇有幫他,反而頗為嚴厲的問道:“玄冥丹是不是你拿了?”

林明瞳孔緊縮,糟糕,居然忽略了這件事!

玄冥丹是林家至寶,存放在寶庫中。而在之前林曉明聽人唆使傻啦吧唧的打開了寶庫,準備去偷玄冥丹。

但剛剛進入寶庫,就被黑袍人打死了!

這麼看來,玄冥丹丟失了,這幾人肯定汙衊自己拿了!難怪自己一醒來,就是這公堂候審的架勢。

玄冥丹真丟了,估計那家主爺爺也保不住自己!

林明急中生智,道:“爺爺,我冇有拿玄冥丹,是林旭堯栽贓嫁禍!”

“玄冥丹是我族至寶,即使栽贓我也不敢動傳承寶丹的心思!”林旭堯昂首挺胸,言辭犀利。

“捉賊要拿贓,我若盜丹,那贓物何在?”林明死活不認。

林旭堯陰陰笑:“贓物被你的同夥那個黑袍人拿走了!”

“什麼黑袍人?”林明一怔,隨即反應過來,明明是他被黑袍人打了,怎麼就成了同夥了!

隨即明白過來,這是有人策劃,針對他陰謀。堪稱天衣無縫,作案動機,人證都有。雖然缺少物證,但這裡可不是法庭,差不多就可以判罪了!

果然,那一直未曾出言的家主開口了:“好了!林明擅開寶庫,導致玄冥丹丟失,關青靈洞,麵壁思過三月!旭堯,你帶他去吧!”

“是,家主!”林旭堯一躬身,毫不停留的擒住了臉色大變的林明。

林明變色,隨即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拖走。

待到門口望著那當中的家主目光閃爍,似乎有些不忍,隨即大喊道:“爺爺,這是陰謀,是林旭堯與二長老的詭計,林旭堯盜取玄冥丹,二長老覬覦家主之位!”

“慢著!”家主道。

大廳的氣氛隨之一凝,針落可聞。林明泛起希冀。

家主看了看林明,又看了看二長老與林旭堯,最終說道:“關半年吧!”

“什麼?”林明驚愕!怎麼時間還長了些,這老貨有毛病吧!

“謹遵家主之命!”林旭堯麵喜,拖著林明走出廳堂。

來到外麵,林明拳頭握得死死的。想他一族少爺,林家三代獨苗,卻要遭受如此待遇。

本來因為自己資質廢材,爺爺就對林曉明有意見,現在又出了玄冥丹這等冤案,想必日後對他稍有的庇護之心也無了吧?

林明心中活絡,來到這樣一個世界,該怎麼生存?

想起家主那有些默然的神色,心中一片冰冷,對於林旭堯更加的憤恨。猛地甩開那隻大力拉著自己的手,喝道:“不牢你費力,我自己走!”

“還敢跟我狂?”林旭堯聲音很冷,林明感受到了殺意。

“狂又如何,你敢殺我嗎?”林明刻意很大聲。

“你…”林旭堯大怒,但還真不敢殺他,若他有所舉動在廳堂中的家主怕是會第一時間奔出來。

“林旭堯,你記住!”林明深吸了一口氣:“我現在是廢,但不代表廢物終身,風水輪流轉,總有一天我會強過你!”

說完,他轉身邁步。這是立誓,不僅僅是對林旭堯,更是對廳堂中的三人。

他記得,前世某個包工頭對他還說過:“富二代是人,星二代是人,隻要是人就冇什麼了不起!”

放到現在,他很想長嘯:“天纔是人,地纔是人!隻要是人你就冇什麼了不起!”

“冇錯,隻要是人就冇什麼了不起,放心吧,你不比任何人差!”就在這時,腦海中驀然響起的聲音,驚得林明一個踉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