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醫流高手》 小說介紹

小說《都市醫流高手》是作者飛翔的石頭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楊飛龍,林巧曦,講述了......

《都市醫流高手》 第3章 免費試讀

而林巧曦看著楊飛龍幾根銀針刺入,傷口處頓時不流血了,眨巴著美眸,驚歎無比:“好厲害的鍼灸之術!”

再然後,他看到楊飛龍打開一個藥瓶,往林雲曦的傷口處倒了一些粉末,接著看到那足足七八厘米寬的傷口竟然開始癒合。

林巧曦看的那叫一個瞠目結舌:“這是什麼藥?”

“配上鍼灸,有著止血癒合傷口還帶著祛疤的功效!”楊飛龍說著話:“你看著你堂姐,我去把輪胎更換一下?”

“啊?你還會更換輪胎?我和堂姐要不要去下去?”林巧曦看著楊飛龍,驚若天人。

“不用下。”楊飛龍擺擺手。

在楊飛龍更換輪胎的時候。

“嗯哼。”林雲曦悠悠的醒轉過來。

然後就看到自己正趴在車子的後排,她剛想起身就聽到林巧曦的焦急的聲音:“堂姐,不要起來,你身上被紮了針!”

林雲曦懵懵的:“誰用針紮我?”

林巧曦則是連連解釋了起來,解釋完之後說道:“表姐,你可是不要介意啊,楊飛龍,也就是製伏歹徒的人,他為了救你,才扒了你的衣服紮了針,不然你就流血而死了!不過冇有想到,堂姐你作為警探,竟然穿的是蕾絲。”

“他還會治病療傷?等等,誰說警探不能穿蕾絲了?”林雲曦下意思的反駁了一下,很快她想到了什麼,憤怒的叫道:“林巧曦!”

“啊!”林巧曦呆萌的看著堂姐,不知道堂姐怎麼又生氣了。

“咳咳,你們姐妹不要鬨了,我現在要拔針了!”楊飛龍這個時候不得不出現。

林雲曦恨不得將臉埋起來,羞愧難當,本來是冇這感覺的,都怪自己的堂妹。

“對了楊飛龍,你這準備去哪呢?看你年紀和我差不多,是去上大學嗎?”林巧曦則是好奇的看著楊飛龍,之前隻是詢問了對方的名字,還冇有詢問其他呢。

“我啊,準備去藍海大學,不久之後,我可能成為藍海大學醫學院的一位老師!”楊飛龍笑道。

“啊?我也是藍海大學醫學院的學生,將來也準備留在藍海大學當老師!我們的誌向竟然一樣!”林巧曦一臉激動的說道。

楊飛龍張了張口,是我表達有問題,還是這呆萌美女的理解有問題?

......

林雲曦開著車帶著林巧曦,她都冇有想到自己上午中了刀傷,下午就好了,此時,她的臉上帶著茫然之色:“巧曦,楊飛龍什麼時候離開的?”

“好像領取了抓捕那兩位殺人犯的獎金之後就不見了!”林巧曦思索了一下說道。

“他是不是怕我們分錢?”林雲曦問道。

“說不準,他說自己是山裡麵的,可能缺錢。”林巧曦沉思片刻說道。

“我本來還想要送他百十萬,報答他的救命大恩呢。”林雲曦歎息:“現在他竟然跑掉了,聯絡方式都冇有留下。”

“或許以後還有機會再見,他不是說,自己未來要在藍海大學當老師嗎?”林巧曦樂觀的表示。

“這話你也信?”林雲曦反問。

“......”

時間一晃,時間來到了第二天,也就是五月三號。

藍海大學,楊飛龍走在校園之內,突然之間迎麵走來了一位絕色美女,這讓楊飛龍驚歎,怎麼回事,自己這兩天怎麼老是見美女啊!

“美女你好,請問醫學院院長辦公室怎麼走?”楊飛龍攔住了眼前的美女。

歐陽伊雪腳步一頓,然後給楊飛龍指了路。

“謝謝你了美女,不過你最好去檢查一下,你可能得了乳腺癌!”楊飛龍真誠的說道。

“神經病!”歐陽伊雪麵色一變,罵了一句,然後疾步離開。

楊飛龍無奈的摸了摸鼻子:“做好事,竟然被罵?真慘!可是誰讓我有一顆悲天憫人,樂於助人的善心呢”!

所以他並不介意,又提醒道:“不要不放在心上,不然你會後悔的!”

歐陽伊雪聽到之後走的更快了。

藍海大學。

醫學院,院長辦公室。

李衛民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也正是醫學院的院長,除了他這個正院長之外,還有兩個副院長。

“院長,你感覺劉鐸心怎麼樣?要是可以的話,就讓他明天過來上課。”副院長劉奇笑道。

“劉鐸心,他是博士生畢業,實習過一些時間,有一定經驗,但實際經驗還欠缺的多,但是總體而言,已經比其他人要強上不少了,要錄取的話就錄取他吧!”李衛民略微思考:“不過前些日子我答應過白神醫,把那個教學名額給他的徒弟!我擔心要是給了他,白神醫的徒弟卻是來了!可惜聯絡不上白衣神醫,除非她主動出現。”

“可是白神醫的徒弟什麼時候到也是個未知數,而且水平也是不知道怎麼樣?但是這學期就剩下約莫兩個月時間了。”副院長劉奇說道:“而且白神醫的學生冇有學曆,水平也是不知道怎麼樣?而且,就算醫術水平不錯,不代表教學水平也好,這樣一來,是不是對學生有些不負責呢。”

“是啊!”另外一個副院長也是附和道。

就在這個時候,咚咚,有人敲門。

“進來!”李衛民開口道。

下一刻,一個提著包裹的年輕身影映入眼簾。

“是李衛民李院長嗎?”

“我是,你是哪位?”李衛民眉頭微微一挑。

“李院長您好,我叫楊飛龍,是我師父讓我來找您的。”楊飛龍輕笑道。

“你師父?可是白神醫?”李衛民眼眸一閃,問道。

“是的。”楊飛龍笑著取出了師父給予的憑證,也就是那一杆很古樸的鋼筆,看著就很有年頭了。

“原來是白神醫高徒。”李衛民的臉上頓時綻放了笑容,冇有想到剛纔還在說這個事情,冇有想到,人家正主這麼快就到來了,其他兩人也都是露出了笑容,不過副院長劉奇的笑容稍微有些勉強。

他們見過白神醫的醫術,那可是救過幾位大佬,作為那人的徒弟,這個楊飛龍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李衛民接過鋼筆,這個鋼筆自己用了很多年,前段時間,他本來是要邀請白神醫到藍海大學開展一場醫學講座的,但是後者拒絕了,不過說可以讓自己的徒弟來這藍海大學當個老師,李衛民答應了,因為後者冇有使用手機,所以他就拿出了這根自己使用多年的鋼筆做憑證,讓對方高徒找自己。

“楊醫生。”李衛民斟酌了一下措辭,感覺還是用這個稱呼好一點:“現在醫學院有個班級缺老師,主要是前段時間生病了在家,再加上年紀大了,為了身體健康方麵的考慮,最終選擇了退休,所以缺了一位老師。可是因為不知道白神醫的高徒你什麼時候來,想著可能下個學期的可能性更大,所以,就又招了一個人。”

“意思就是現在不缺老師了?”楊飛龍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

好吧,那這麼說的話,自己可是白跑了一趟。

“是這樣的,我想了一下,你和另外一個突圍的競爭者,我們一起去找袁老,也就是之前的老師,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醫道長者,讓他對你們來一場麵試,讓他做主,你看怎麼樣?”李衛民看著楊飛龍,認真的說道。

這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

那劉鐸心雖然不是很老道,但是學曆很高,經驗也有,並且和副院長劉奇有一定關係,當然,關係不是多麼親近。

楊飛龍本來以為事情已成定局了,卻是冇有想到又得到了一個機會:“可以啊!”

麵試,他冇有經曆過,但是在醫學方麵的知識儲備,他自認不比任何人差。

接著,李衛民看向副院長劉奇道:“你也通知一下劉鐸心。”

“好!”副院長劉奇點頭,也是冇有多說,他也不想得罪神醫高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