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林少前來提親,還不趕緊讓櫻雪出來迎接?”

說話的,正是蘇峰的親侄子蘇明。

提親?

我陳山未死,這蘇明,就敢帶人上門提親?

見蘇櫻雪跟一個陌生男子抱在一起,蘇明臉色大變,“蘇櫻雪,你……你竟敢給林少戴綠帽?還不趕緊將這個野男人趕出去。”

野男人?

五年不見,蘇明說話還是那麼欠揍。

蘇明。

皇圖集團總裁蘇震之子,蘇峰的親侄子。

陳山緩緩轉身,冷視著蘇明,“你罵誰是野男人?”

在看到陳山的那一刻,蘇明下意識向後退了幾步。

蘇明怎麼也冇想到,消失五年的陳山,竟然回來了?

為了抱上林家的大腿,蘇明就像狗一樣諂媚。

眼瞅著,就要得到林家的青睞了。

可誰想,這半道,殺出個陳山。

對於陳山,蘇明還是很忌憚的。

蘇明聲音微顫,“陳……陳山,你還有臉回來?”

“滾。”

陳山冷喝一聲,嚇得蘇明雙腿一軟,差點跪在地上。

蘇明吞嚥著唾沫說道:“陳山,你可知,是誰看上了蘇櫻雪?”

“誰?”

陳山語氣冰冷。

蘇明暗暗磨牙,“林氏集團副總林辰。”

“陳山,你……你趕緊走!”

“那林辰,就是個潑皮無賴,你惹不起!”

蘇櫻雪抓著陳山的胳膊,緊張的說道。

正說著。

幾道黑影走了進來。

領頭的青年,正是林辰。

在林辰身後,還跟著四個黑衣保鏢。

進了院子。

林辰摘下墨鏡,一臉紳士的笑道:“嶽父、嶽母。”

“哼,誰是你嶽父!”坐在輪椅上的蘇峰,氣得臉色發青。

同樣。

趙翠萍也是陰沉著臉。

林辰擦了擦墨鏡,輕蔑一笑,“你個死殘廢,能有我林辰這種金龜婿,那是你的福氣,彆不知好歹。”

殘廢?

這兩個字,就像刀子一樣。

在蘇峰心口,戳來戳去,讓他麵浮慍怒,嘴唇顫悸。

雖然憤怒,但蘇峰,卻又無可奈何。

眼前這個林辰,背景深厚,他父親更是地下圈子赫赫有名的大佬。

縱使蘇峰心高氣傲,但這一刻,也隻有忍氣吞聲的份。

陳山聽到林辰的狂妄言辭,目光陡然銳利,他的麵容浮現冷冽與寒意。

對於蘇峰,陳山內心一直是非常尊敬,視他如父。

不論他身處何位,普通人也好,一代戰神也罷。

蘇峰,都是他的父親。

自己的父親,豈能外人羞辱?

陳山冷道:“不想殘廢的話,就給我嶽父道歉。”

“嶽父?”

正在擦墨鏡的林辰,默唸一聲,“你又是誰?這有你說話的份嗎?”

不等陳山說話,蘇明急忙上前說道:“林少,他就是五年前逃婚的陳山。”

林辰倒是聽蘇明提起過。

說蘇櫻雪,有個老公叫陳山,是蘇家收養的流浪漢。

五年前。

陳山當眾逃婚,讓蘇櫻雪,淪為了整個霖市的笑柄。

隻是不知道。

陳山這五年,都去哪流浪了。

林辰戲謔的笑道:“小子,你這五年來,都去哪要飯了?”

陳山冷道:“我去北境當兵了。”

“哦,是嗎?”

林辰微微挑眉,陰陽怪氣的說道:“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軍銜?”

一旁站著的蘇明,滿臉鄙夷的說道:“估計還是個列兵。”

此時。

蘇峰、趙翠萍等人,也是一臉的期待。

尤其是蘇櫻雪,雙拳篡的緊緊的,死死凝視著陳山。

陳山一字一頓道:“督軍級。”

“什麼?才督軍級……。”林辰話剛說一半,就突然收住了嘴。

督軍級?

這小子,莫不是瘋了?

看陳山的年紀,不過二十來歲,怎麼可能會是督軍級?

蘇明戲謔的笑道:“大伯,恭喜你呀,你女婿竟然混成了督軍。”

此刻。

蘇峰等人,隻好尷尬的笑了一聲。

對於陳山。

蘇峰可是失望到了極點。

這陳山,實在是太虛榮了。

倒是蘇櫻雪,拽了拽陳山的胳膊,埋怨的說道:“陳山,你胡說八道什麼呢,你怎麼可能會是督軍?”

“櫻雪,其實我就是……。”不等陳山說完,林辰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臭小子,你竟敢侮辱我的智商?你要是督軍,我林辰,就跪下喊你爺爺。”

陳山冷道:“你不配。”

此話一出。

林辰勃然大怒,“臭小子,你還裝上癮了,看來,不教訓你一下,你根本不知道本少的厲害!”

話音一落。

林辰掄起巴掌,狠狠扇向了陳山。

哢嚓。

隻聽一聲裂響傳出,陳山伸手掰斷了林辰的手腕。

林辰慘叫一聲,“啊,給……給我打斷他的狗腿!”

闖禍了。

說不定,還會連累到皇圖集團。

蘇明暗罵一聲,這個混蛋,一回來,就給蘇家惹事。

看著衝來的黑衣保鏢,蘇櫻雪急忙喊道:“陳……陳山,我攔住他們,你趕緊逃。”

“傻丫頭。”

“我怎麼忍心,讓你獨自麵對危險?”

陳山一步邁出,擋到了蘇櫻雪身前。

啪嘭嘭。

三下五除二。

陳山就將那四個黑衣保鏢給踹飛了出去。

林辰怒罵道:“一群廢物!連個流浪漢都打不過!”

陳山語氣冰冷,“跪下道歉。”

“道你妹的歉!”

“你知道本少是誰嗎?”

“不想死的話,就趕緊將你老婆獻上來。”

林辰罵罵咧咧的喊道。

陳山伸手掐住林辰脖子,一臉殺氣的說道:“你找死。”

這一次。

林辰算是踢到了鐵板上。

惹誰不好,偏要惹陳山。

林辰滿臉驚恐,“救……救命呀,我……我道歉。”

“陳山,不要衝動,殺人可是犯法的。”坐在輪椅上的蘇峰,一臉心急的喊道。

今天。

是相逢的日子。

陳山並不想見血。

更何況,蘇峰已經開口了。

在將林辰丟到地上後,陳山冷冷的說道:“磕頭道歉。”

“是……是是。”

林辰連連點頭,給蘇峰磕了幾個頭。

一邊磕頭。

一邊道歉。

惶恐不堪。

道完歉後。

林辰掙紮著起身,一臉屈辱的說道:“我……我可以走了吧?”

“辱我嶽父!”

“辱我妻子!”

“當斷雙腿!”

陳山眼露殺意。

哢嚓。

哢嚓。

兩聲裂響傳出,就見林辰的雙膝,被陳山給踹斷了。

突來的驚變,讓蘇明等人,無不倒吸一口冷氣。

尤其是蘇明,早都被嚇傻了。

但在蘇明看來,陳山就是自尋死路。

“啊,臭小子,你死定了。”

“我爹是林華強。”

“你就等著我林家的報複吧。”

林辰慘叫一聲,兩眼一白,疼得昏死過去。

跟隨林辰而來的保鏢,急忙將他抬起,灰溜溜的離開了。

林華強?!

一聽到這個名字,蘇峰嚇得渾身直哆嗦,額頭上,更是滲出了一層冷汗。

在霖市。

誰不知道林華強的威名?

傳聞說。

林華強是霖市土皇帝楚浩然的親外甥。

不誇張的說。

林華強隻需一句話,就可以讓蘇峰家破人亡。

坐在輪椅上的蘇峰,苦笑著說道:“陳山,你闖禍了,林辰的父親林華強,是霖市赫赫有名的地下大佬,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可以招惹的起的。”

林華強?

陳山默唸一聲,將這個名字,暗暗記在了心裡。

趙翠萍拎著掃帚,怒視著陳山,“廢物!你可真是個掃把星,一回家,就惹事,林家是你能招惹的嗎?”

惹事?

敢問這世間,有什麼事,是陳山不敢招惹的?

思來想去。

還真冇有。

回過神的蘇明,氣得上前嗬斥,“姓陳的,你知不知道,你壞了我的大事!若是蘇櫻雪,肯當林辰的地下情人,他們林氏集團,就會與我皇圖集團展開全麵合作,到那時,我皇圖集團,一定會更勝一層樓。”

“你說什麼?”

“情人?”

“不是老婆嘛?”

趙翠萍臉色微變,似是有點不太自然。

一聽這話,蘇明氣笑道:“伯母,你腦子冇病吧?就你女兒這殘花敗柳,也想嫁入林家?能當林少的地下情人,那已是莫大的恩賜了。”

“滾……滾滾!”

“你給我滾!”

不等趙翠萍說話,蘇櫻雪一把躲過她手中的掃帚,朝著蘇明狠狠抽了過去。

蘇明一把奪過掃帚,破口大罵道:“你個臭女人,敬酒不吃吃罰酒,連本少都敢打?你是想上天嗎?看本少不抽死你!”

說完之後。

蘇明就掄起掃帚,狠狠抽向了蘇櫻雪的麵門。